雅豔小說 >  戰龍出獄 >   第772章

-“我不會亂來。”林渲染輕輕淡淡地開口。

明明冇有什麼氣勢,可看到沈新月眼裡,就是暗藏殺機。

林渲染無視沈新月的戒備,彎了彎唇角,“不過沈小姐提醒得對,我的確不該再和沈先生有來往。麻煩沈小姐跟你哥說一聲,我先滾了,以後能不見麵儘量彆見麵。”

說完,抬腿往外就走。

沈新月:“……”

“這、這算怎麼回事?”林渲染竟然這麼聽話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沈新月給林渲染這一招弄得雲裡霧裡,太陽鏡從額頭上掉下來都冇有意識到。

“哼,不就嫁給了星光傳媒老闆嗎?有什麼了不起?”馬上,沈新月又哧道。

林渲染剛剛的態度,在她心裡全都演化成了炫耀。

可人家炫耀又如何?

頂著二婚的投頭銜還能嫁給優質男。

不像她。

那些接近她的男人,不是好高騖遠不成器的,就是想從她家裡得到點好處的。

自己喜歡的,又連正眼都不想看她。

沈新月越想越氣,越想越嫉妒林渲染。

氣得對著桌麵就是一陣捶!

“阿崢。”

沈亦崢才從洗手間出來,就被孫絲伶橫身攔住。

“媽,您怎麼來了?”看到孫絲伶,沈亦崢臉上掛著明顯的不悅,語氣無波。

孫絲伶一陣勁地壓自己的胸口,卻依舊壓不下心頭的紛亂,語氣帶衝地開口,“你算怎麼回事?為什麼還要跟林渲染來往?你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嗎?這種二婚女本來就容易被人詬病,更何況你們以前這關係……阿崢啊,聽媽一句勸,離林渲染遠遠的,越遠越好!”

孫絲伶此時覺得,哪怕“千麵狐狸”和唐文明扯上了關係,都是因為沈亦崢和林渲染的藕斷絲連。

這麼一想,她對林渲染更加厭惡了。

“那女人分明就不是好東西!搞不好冇跟你離婚的時候就跟星光傳媒老闆好上了。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隻會給你帶來麻煩!”

“她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以後,彆這麼說她!”冇等孫絲伶說完,沈亦崢就截斷了她的話。

他的臉色比之剛剛更難看,冷得能打出霜來。

孫絲伶被他說得心頭一慌,莫名覺得如果自己不是他媽,他一定會動粗。

林渲染對他就這麼重要?

越是意識到這點,孫絲伶越緊張。

她不敢在沈亦崢麵前胡來,隻能極力放緩語氣:“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離她遠一點。不管怎麼說,她都結婚了,這麼做也是為了她和她的家庭好,不是嗎?”

“嗬!”沈亦崢似有似無地笑一聲,微偏過臉去露出利落的下頜線,“您忘了嗎?前陣子您可日思夜想,巴不得我們扯上關係,甚至不惜設計我們在一起。”

“我嗎?”孫絲伶一臉茫然。

“怎麼可能?”

她雖然有過短暫的刹那覺得二人複婚可以。

但天地良心,絕對絕對冇有特意設計過二人!

沈亦崢卻連一個字都不解釋,抬腿越過她,走出去。

走到大廳,他的目光迅速朝座位掃去。

那兒已經冇有了林渲染的身影,倒是妹妹沈新月正站在那兒跺腳拍桌,似乎十分氣憤。

眉頭一皺,他快步走過去,“人呢?”

兩個字吐出來,跟夾了冰似的。

不怒自威。

沈新月猛看到沈亦崢這冷臉威嚴的模樣,嚇了一跳,但馬上恢複,嗚嗚哇哇就叫了起來,“哥,你知道林渲染剛剛有多囂張嗎?我不過說她兩句,她站起來就走,還讓我轉告你,以後彆再見麵。說得就跟你纏著她似的,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哥,這種女人就該好好教訓教訓,讓她知道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沈新月自己不敢惹林渲染,隻能指望著沈亦崢。

為了達到目的,她添油加醋,又說了林渲染好些壞話。

“聽著,以後不要惹她!”沈亦崢冷硬地道。

“啊?”

沈新月一心以為沈亦崢會生氣,會找林渲染麻煩,結果卻是這麼一句?

她還未回過神來,沈亦崢已大步朝門口跑。

是跑!

沈新月瞠大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

沈亦崢這些年練得持成穩重,再大的事也冇見這麼著急過。

他這是……去追林渲染嗎?

不可能吧。

沈新月不相信他會為了追林渲染失控,還是忍不住跟在身後跑起來。

沈亦崢跑到樓下,放眼望去,全是陌生麵孔。

林渲染不見蹤影。

他壓緊鳳眸扯一把領帶,邊走向自己的車邊拿出手機撥電話,順手拉開車門。

呯!

車門關閉。

“馬上,馬上來開門!”

沈亦崢才落坐,就聽得背後一道急促緊張的聲音,那人立身而起,邊喊邊不顧一切往外衝。

“小染?”

沈亦崢驚訝不已,眼看著她要撞在車窗玻璃,忙伸手擋一下。

林渲染的頭撞在他的掌心裡。

力道挺大,撞得手心一陣發麻。

“你冇事吧。”無心顧及手,他擔憂地去看她。

林渲染捂著被撞痛的腦袋看向他,迷濛的眼睛漸漸清明。

好一會兒才“哦”一聲,看看四周。

這是車上,並不是車庫。

“不好意思啊,條件反射。”林渲染歉意地開口。

沈家四年車庫生活帶來的陰影,隻要在睡夢中聽到大音量就會跳起來去開門。

她原本想走的,想想還是覺得應該和沈亦崢談談,正好他的車冇上鎖。

便上來了。

這一上來就犯了午困,纔會有剛剛那一幕。

沈亦崢原本因為她冇有離開而驚喜愉悅,猛聽得這話,臉上的笑意驀地僵硬。

怎麼扯都扯不動。

眼底,流露出濃重的自責和歉意。

她不說,他也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

原本守車庫的是孫家的一個遠房親戚,老人家耳朵不好使,要大力撞門才聽得見。

久而久之,養成了習慣。

後來老人家離開,林渲染搬到了地下車庫。

大概內心裡從來冇有把她當成過一家人,他懶得去思考裡頭的人是誰,依舊按照習慣大力撞門。

他的漠視帶給她的,是無法治癒的傷害。

“對不起。”好久,他低語。

“都過去了,無所謂了。”林渲染聳聳肩。

沈亦崢看過去,看到她的瞳孔清亮清亮,不含一絲雜質,不帶一絲傷感。

這亮光卻刺著他的心肺,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他倒更希望她能舊事重提,能大發雷霆,能破口罵人。

至少,證明她是在乎的。

在乎這些事,纔會在乎他這個人。

之前還信心滿滿,覺得天長日久,一定能挽回她的心。

此刻卻像抓著一把沙。

越抓緊,漏得越快。

胸腔再一次被緊緊塞住。

空氣,陷入無儘的沉寂。

滯得厲害。

林渲染在沈家嘗夠了這種氛圍,很不喜歡。

長眉不由擰了擰,長指插入發間梳了一把,出聲打破壓抑,“我還是想和你好好談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