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教完了,正打算離開,卻見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正目不轉睛地瞪著她,瞧著還有些眼熟。

“阿妹。”粗狂低沉的聲音自漢子嘴中傳出。

夏遙腦子轟的一下,她想起來了,這人是原主的大哥,叫做夏大壯。

原主做了三王妃後,就瞧不起家裡人了,與家裡基本上是斷了來往的狀態。

除了回門的時候和蕭玄回去過,逢年過節都冇有回過孃家,也從不讓爹孃兄長去王府,說他們去了隻會給她丟人。

因為總被人拿出身和父母兄弟取笑,她也埋怨上了家裡人,怨父母冇有個自己一個好出身,怨兩個哥哥,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無法成為她的倚仗。

夏大壯喊完就後悔了,阿妹巴不得他們走在街上都互不相識,免得他們給她丟了臉麵,他在大街上喊阿妹,阿妹肯定很生氣。

他是聽見人喊豆腐西施的孩子噎著了,所以跑過來瞧瞧有冇有啥冇幫忙的,冇想到卻見到了阿妹。阿妹的打扮,和感覺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他一時還有些不敢認。

“大哥。”夏遙笑著喚了一聲,看了看他的手問,“你這是在乾嗎呢?”

夏大壯把手往身後藏了藏,若是阿妹曉得他在街上賣燒餅,肯定會覺得他在給她丟人現眼。

“夏大哥這是你妹啊?”在夏大壯旁邊擺攤兒青年男子看著夏大壯問。他妹這穿戴,這打扮,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有個這麼富貴的妹子,夏大哥咋還在大街上擺攤兒賣燒餅呢?

夏大壯看著夏遙,抿著有菱有角的嘴唇,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夏遙知道原主以前的種種行徑,傷了夏家人的心,所以造成了現在夏大壯都不敢認她,於是便笑著說:“嗯,我是他妹。”

青年一聽,便笑著用胳膊肘捅了夏大壯一下說:“夏大哥你妹長得真好看,跟你一點兒都不像。”

夏大壯依舊冇有說話,是啊!他阿妹是他家也是村裡最好看的的姑娘,所以心也是最大的,大得嫁給了王爺,嫌爹孃哥哥們丟人,便都不要了。

對這個妹妹,夏大壯心裡是有怨氣的。

“我爐子你還有餅,我先過去了。”說罷,夏大壯轉身便走了。

夏遙笑著衝包子西施和福娃擺了擺手,轉頭跟了上去。

夏大壯步子走得很大,夏遙為了跟上他,還小跑了起來。夏大壯感覺身後有人,扭頭一看見阿妹正跟著自己,神色一怔,感覺又回到了小時候,阿妹小時候便是這樣跟在他身後的。

夏大壯站在攤子後,跟上來的夏遙圍著攤子轉了一圈兒,笑著問:“這是咱家的燒餅攤兒嗎?”

夏大壯又怔了一下,點了一下頭,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

阿妹竟然會說咱家的燒餅攤兒,這可真是稀奇得很呢!

夏大壯覺得阿妹不一樣了,她以前絕對不會這樣跟他說話,也不會衝他笑,自從她當了三王妃,看夏家的所有人都是一臉的嫌棄。

“我可以吃一個嗎?”夏遙微微收著下巴,掀起長睫看著夏大壯小聲問道。

包子西施的包子雖然也挺大的,料也足,但是她還是冇吃飽。

夏大壯麪露詫異之色,冇想到她會願意吃這種東西,她三朝回門的時候,娘和阿荷準備了好大一桌子菜,卻被她說那些菜不配給她和三王爺那種身份的人吃。

說她們不會做好菜,就不知道去酒樓訂一桌嗎?弄得娘好不傷心,三王爺和她一走,便病倒了,半個月後纔好。

想起這些事兒,夏大壯就心裡不舒服,沉著臉說:“想吃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