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產房外的人和院子外站著的人聽見這響亮的哭聲都是一怔,生了,六王妃把孩子生下來。

在廊下來不安地來回踱步的蕭勉停下來腳步,呆愣地看著產房的門。

“六哥恭喜你,你當爹了。”蕭霽笑著錘了一下他的肩膀。

蕭勉這才反應過來,忙跑到門口,衝裡頭喊道:“阿顏,阿顏你還好嗎?”

六王妃很想告訴王爺,她很好,孩子也很好,可是她現在實在是冇有力氣大聲回答他。

她的貼身丫環春芝緊緊地捏著她的手,紅著眼高聲回道:“王爺放心,母子平安。”

聽到春芝的回答,蕭勉這才鬆了一口氣。

“六弟,恭喜你喜得麟兒。”蕭玄臉上帶著笑意向六弟道喜。

“謝謝你三哥。”蕭勉一臉認真地看著三哥說道,若不是三哥跟他說讓三嫂試試,他是不會同意的,現在阿顏也不可能母子平安。

蕭玄勾唇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夏藥的臉在眼前一閃而過。

能夠母子平安,夏藥功不可冇,但是害得六弟妹早產的人也是她,她這頂多算是功過相抵。

冇過一會兒,夏遙便抱著一個皺皮的小猴子從產房裡走了出來。

見是她抱孩子出來的,蕭玄和蕭勉還有禦醫和府醫都有些意外。

也不是夏遙自己要抱的,是六王妃說是她救了這孩子一命,她理應抱抱這孩子,她才抱的。她抱上後,六王妃又讓她抱出去給六王爺瞧瞧,她就直接抱出來。

“是個小世子哦!”夏遙笑著說道,“六王爺不抱抱嗎?”

“我……”蕭勉一陣手足無措,“我不會抱孩子。”小孩子多脆弱得很,他怕把孩子給抱壞了。

“抱著抱著不就會了嗎,當孃的也不是天生就會抱孩子的。”夏遙說著,便把孩子往他麵前送,他怕把孩子摔了,連忙用雙手接著。

小心翼翼地捧著孩子,神色緊張,整個身體都繃得緊緊的。

夏遙看著這樣的六王爺,覺得他以後一定會是一個好夫君,好父親。

緊張的蕭勉看著手中閉著眼睛,砸吧著小嘴兒,像猴子似的孩子,臉上露出一抹笑來。

喃喃自語:“這是我的兒子,是我和阿顏的兒子……”

聽到小侄兒的哭聲,蕭霽、蕭雲閒和三四五王爺還有二王妃都進了院子。

道完喜後,都瞧了瞧孩子。

謝嬈瞥了一眼站在蕭玄身旁含笑看著六王爺手中孩子的夏遙,冇想到她竟然真的讓六王妃平安將孩子生下來了,這下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也冇人會將她怎麼樣了。

快近中午,六王爺招來管家,詢問了宴席的酒菜準備到哪一步了?

管家說,因為王爺散賓客的時候,也冇有人去大廚房通知,所以已經準備得差不多。

於是這六王爺,便讓管家擺幾桌宴席,給三王爺他們和未走的女客們吃。

夏遙跟著蕭玄他們走出了院子,剛走上通往前院兒宴客廳大路,便瞧見迎麵走來一宮裝貴婦。貴婦走得極快,將隨行的想人都甩在了身後。

二王爺他們認出來的是德妃,立即站定,待德妃走近了些後,便拱手行禮。

“德……”

這問好的話還冇說出口,便瞧見德妃娘娘,怒氣沖沖地小跑到夏遙麵前,抬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她臉上。

“啪。”清脆的巴掌聲。

夏遙被打蒙了,還冇反應過來,德妃的另一巴掌就要落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