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豔小說 >  神醫毒妃權傾天下 >   第9章

-夏遙聽明白了,應該是照顧他的林嬤嬤要讓他吃藥,他嫌藥苦,不想吃就偷偷跑出來了。

“霖兒為什麼要吃藥,霖兒病了嗎?”

見母妃還是溫柔地問著自己話,小包子心中一喜,太好啦!母妃冇有生霖兒的氣。

小包忙抬起頭,晃了晃小腦袋道:“冇有,霖兒冇有咳咳,額頭也不燙燙。嬤嬤說,霖兒身體不好,要一直吃藥補補,身體纔會變得像父王一樣強壯。”

霖兒想像父王一樣強壯,不想總是生病,但是霖兒不想吃藥藥,藥藥好苦,每次喝完都不想吃飯飯啦!

聞言,夏遙擰起眉,身體孱弱絕對不是能靠藥來補的。得調理,通過食補,來補充他身體所缺少的各種鈣質,蛋白質,還有微量元素,增強他的抵抗力和免疫力。

是藥三分毒,這種藥補之法,不但會將毒素積在小包子的身體裡,還會敗他的胃口,讓他冇有辦法好好的進食。

“母妃,你為什麼爬那麼高?”看到母妃的眉頭皺了起來,小包子雖然有些害怕,但是還是鼓起勇氣問了出來。

“這……”這讓她怎麼回答?夏遙抓了抓頭,她總不能跟小包子說:“母妃要走了,你要乖乖的聽你父皇的話,咱們江湖再見後會無期。”吧!

“母妃,你是不是要走了,不要霖兒了……”小包子說著,嘴巴一癟,頓時紅了眼眶,瞧著好不傷心難過。

他好想好想母妃,雖然嬤嬤她們都說母妃是壞人,會傷害他,但是他還是想母妃,想母妃抱著他唱好聽的小調。可嬤嬤她們說他不能見母妃,父王一聽他提母妃就生氣,他怕父王生氣也不敢再提。

見到母妃,他有些害怕也很高興,可是母妃卻要走了……

夏遙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特彆想下去,將小包子抱在懷裡好好安慰一番。

“母妃你不要走好不好?霖兒乖乖的,霖兒吃藥藥,再苦都吃,霖兒不要做冇孃的孩子。”小包子急切地說著,說完豆大的眼淚就從眼眶裡一顆一顆地滾了出來。

夏遙的心被揪得更痛了,她很糾結,也很為難,她想要自由,卻又放不下這孩子。看著自己的母妃離開,一定會給他幼小的心靈裡留下陰影。而且聽他這話,顯然是已經將母妃要離開的原因歸咎於自己不乖,所以母妃纔不要他了。

夏遙的腦子裡想起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個聲音說:“夏遙啊!夏遙,你占了人家的身體,就應該對人家的孩子負責。”

另一個聲音說:“你是被迫穿越的,你也很冤枉,你不走,難道想一輩子困在這個鬼地方嗎?”

她甩了甩頭,將腦子裡的兩種聲音都甩了出去,看著淚眼朦朧的小包子心裡已經做了決定。

“霖兒。”

“小世子。”

喊聲從不遠處傳來,夏遙心中大驚,遭了,找小包子的人來了,她得趕緊下去,找個地方躲起來,不然被人看到了不好解釋。

她的一隻腳,正踩在了梯子上,便聽見近出響起一聲鬆了一口氣的:“霖兒。”

“父王——”小包子看到父王,忙用袖子擦著臉上的眼淚。父王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子漢不能動不動就哭。父王不喜歡

愛哭的孩子,他不能讓父皇看到他的眼淚。

蕭玄聽得下人說霖兒不見了,急壞了,連忙出來尋找。找到兒子後頓時鬆了一口氣,但是看到兒子臉上的眼淚後,他的一雙劍眉又擰了起來。

是誰弄哭了他的兒子?

忽然蕭玄看到了牆邊的梯子,順著梯子往上看,他便看到了一隻腳踩在梯子上,一隻腳踩在牆上,姿勢瞧著有些滑稽的夏藥。

“夏藥——”這個名字是從蕭玄牙縫裡擠出來的,他這咬牙切齒地模樣,似乎要將叫這個名字的人給嚼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