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澈兒的小手,緊緊地抓著哥哥的兩根手指,繼續練習走路,六王妃依舊在後頭抓著他的胳肢窩。

夏遙一邊看著小澈兒笑,一邊站起,一晃眼瞧見一個半大的孩子朝她們這邊跑了過來,她一眼便認出了這孩子是齊子辰。

畢竟這個時候能進宮的,也就隻有他了,他比上次見的時候又胖了不少,整個人看起來圓圓滾滾的。

看到這個熊孩子,夏遙皺了皺眉,提醒道:“齊國公世子過來了。”

四王妃扭頭看了一眼,“看來是長公主她們也到了。”

六王妃將小澈兒抱了起來,怕齊子辰過來了,動手動腳的傷到小澈兒。

齊子辰這熊孩子就是狗見狗嫌的主。

五王妃也捧著肚子,往三嫂身邊站了站,她可聽說齊子辰把長公主撞了一下,撞得長公主動了胎氣,在床上趟了好久呢!

她現在懷著孩子,自然是要離齊子辰遠些的。

齊子辰幾個舅母都一臉戒備地看著他,就停了下來,用手裡的樹枝抽著路邊的花,慢慢地朝前走。

這時,有宮女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

“三王妃,四王妃,五王妃,六王妃。”宮女一一行禮,“皇後和各位娘娘們都在翠庭水榭,命奴婢來請諸位王妃過去。”

四人點了點頭,跟著宮女慢慢地往翠庭水榭而去。

齊子辰在一行人身後跟著走,小霖兒時不時回頭看他,覺得今天的他不像他,像是在憋著壞呢。

走到一處台階時,夏遙牽著小霖兒和抱著澈兒的六王妃走在前頭,四王妃和五王妃並排走在後麵。

下來兩級台階,小霖兒扭頭朝後看了一眼,見離他們有些距離的齊子辰跑了起來,還是對著五皇嬸跑的,臉上帶著壞笑,像是要往五皇嬸身上撞一樣。

他跑的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小霖兒連忙扯了扯母妃的手。

夏遙側頭本是要看小包子,但見他在往後看,頭便側得更狠了一下,然後便看見齊子辰在往五王妃身上撞。

“小心。”她大聲喊道,鬆開小霖兒的手,想要讓五王妃閃開,但是來不及了,齊子辰從背後用力地撞了五王妃一下。

五王妃本就站在台階上,被這麼撞一下,頓時中重心不穩朝前倒。

“啊……”五王妃下意識用手護住肚子。

說時遲那時快,夏遙快速轉身,左右腳各站在一級台階上,用手撐住了朝前倒的五王妃,與她並肩而行的四王妃,也連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她纔沒有摔下去。

見人竟然冇有摔倒,齊子辰十分失望地“嘖”了一聲。

不試一試,他怎麼知道要用多大的力氣,才能讓人肚子裡的孩子冇了。

上次他不小心撞了娘一下,娘可都還好好的,還罵了他呢。

夏遙和四王妃扶著臉色煞白的五王妃站定,又將雙腿發顫地她扶著走下了台階。

“冇事吧?”六王妃抱著澈兒擔心的問。

五王妃人倒是冇事,肚子也冇有痛,就是心突突的跳得厲害,手腳嚇得有發軟。她搖了搖頭,冇有說話,隻是感激地看了夏遙和四王妃一眼,若不是她們二人,她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了。

夏遙朝台階上一看,見齊子辰甩著手中的樹枝漫不經心地走下了台階,立刻陰沉著臉走到了他麵前,擋住他的去路,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冷聲質問:“你是故意撞你五舅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