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霽和蕭雲閒怕三哥回來,會揍他們,留下一封致歉信便跑了。

還好他們跑得快,否則蕭玄定要好好教訓他們一番。帶孩子出去玩兒是好事兒,但是帶孩子出去玩兒卻冇有將孩子看顧好就是禍事。

蕭玄一路到了淩雲軒,聽秋霜說王妃和小世子在裡屋睡了,便輕輕地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走到床邊,隻見霖兒正枕著母妃的手睡得小臉兒紅撲撲的,小手還抓著母妃的衣襟。而夏遙也對著霖兒側臥著睡得十分香甜。

從這睡姿,蕭玄就能看得出來,霖兒這孩子對這個曾經對傷害過他的母妃充滿了依戀。

他開始想自己讓依戀母親的孩子,硬生生的和母親分開,是不是正確的。雖然他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霖兒。

蕭玄在床邊站一會兒便出去了,去看了看厥過去還冇有醒來的林嬤嬤。

夏遙做了一個美夢,她夢到自己回到了市兒科醫院的藥房,藥架上擺著齊全的兒童藥品,簡直就是兒科醫生天堂。

夏遙在偌大的藥房裡逛著,逛到了發燒內藥品區,拿起一盒退燒貼道:“這夢裡的東西要是能帶出去就好了,若是小包子發燒,這退燒貼正好可以用。”

她在夢裡剛把話說完,就一個激靈,醒了。

剛醒的夏遙有些懵,她這醒得也太快了,一點兒過度都冇有。忽然她感覺手裡似乎有東西,一看竟然是一盒退燒貼,還正是她在夢裡拿的那盒。

什麼情況?她這是可以在夢裡拿東西嗎?夏遙驚呆了,張這嘴久久不能回神。

拿著退燒貼仔細瞧了瞧,確實是退燒貼,生產日期還是二零二一年九月的。

這也太神了吧!她夢到藥房就從藥房裡拿了退燒貼,要是她夢到火鍋店是不是也能端一鍋火鍋出來?

夏遙又想起了以前同學推薦她看過的穿越小說,因為學業繁忙,她隻看了開頭就冇看了。女主穿越異世自帶田園空間金手指,將種子丟進空間就可以長出高質量作物。

難不成這藥房也是她的空間?不管是不是,夏遙決定試一試,學著那小說裡的女主,閉著眼滿腦子想的全是“我要進藥房”“我要進空間。”

忽然她感覺到了溫度的變化,眼睛一睜開,她竟然又回到了夢中的藥房之中。

狗老天還不算壞,竟然讓她帶了一個藥房空間,穿越後夏遙第一次開心地大笑起來,藥房在手看病不愁啊!

她是兒科醫生,學的是西醫,在這個隻有中藥的時代,就算她知道孩子的病症,冇有她熟悉的西藥,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隻能在患者出現危急情況的時候,使用一些急救方法,運用一些自己所學到的醫學知識。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她有藥房了。

夏遙在藥房進進出出了好幾次,發現她隻要腦子裡想著藥房,就會出現在藥房裡,想著出去,就會回到現實中,手裡還會拿著出去時拿著的藥。

她雖然進出多次,但是也隻拿了退燒貼和一支電子溫度計,藥拿多了冇地兒藏。

再次從藥房出來,夏遙那股興奮勁兒也消退了一些。覺得手麻,便將手從小包子的脖子後麵抽了出來。用電子溫度計給小包子量了一下體溫,三十七度,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