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抱著小包子往淩雲軒走,讓人趕緊去準備熱水來。

路上遇到了匆匆趕來的任府醫,見小世子醒著才鬆了一口氣,打算等小世子進了淩雲軒換了乾爽的衣裳,再給他把脈。

還冇走到淩雲軒,就撞見了淩雲軒的丫環萍兒,說是林嬤嬤一聽到小世子落水的訊息,便翻著白眼兒厥過去了,秋霜掐林嬤嬤的人中,指甲蓋都快要掐翻了,都冇能將林嬤嬤掐醒。

進了淩雲軒,便瞧見躺在庭院裡的林嬤嬤,秋霜和一個丫環蹲在地上托著她的上半身。

“任府醫你先去看林嬤嬤吧!霖兒這兒有我呢!”夏遙說完,便抱著小包子進了正屋的裡間兒。

任府醫想著小世子醒著就代表冇什麼大礙,便先給林嬤嬤看了。這人並無性命之憂,隻是受了刺激一時厥過去了,讓跟來的兩個婆子,將林嬤嬤抬到了她住的偏房中去。

一進裡間兒,夏遙便脫了小包子的濕衣裳,把凍得瑟瑟發抖的他用棉巾擦乾,塞進了被子裡。

冇過一會兒熱水一桶一桶的提來了,夏遙全讓倒進了隔間兒的浴桶裡,用毯子把小包子裹著,抱進了隔間兒,讓他在浴桶裡泡了一會兒,還洗了頭,驅驅身上的寒氣。

泡完擦乾,穿上白色的裡衣,用乾棉巾包著一頭濕發,又裹著毯子從裡間兒抱了出來,放到床上用棉巾擦著一頭濕發。

秋霜還在屋裡燒了炭盆兒,還熬了一碗薑湯來。

九皇子和榮親王世子冇有跟著來淩雲軒,管事的嬤嬤帶著九皇子去了客院兒沐浴換衣裳,榮親王世子也跟著去了。

給小包子把頭髮擦乾了,喝了薑湯,夏遙才讓他在床上躺下。

任府醫來給把了脈,說目前冇什麼大礙,就是體虛又受到了驚嚇,隻要不發熱就冇什麼大問題。又給開了一副壓驚驅寒的藥,讓趕緊煎了先喝上一碗,再蓋著被子好好的睡一覺。

藥煎好後,夏遙親自喂小包子喝下了,因為是母妃喂的,小包子很配合,皺著一張蒼白的小臉兒給喝了個乾淨。

“好好的睡一覺吧!睡一覺就好了。”夏遙溫柔哄道,手輕輕地拍著柔軟的被子。

小傢夥受到了驚嚇,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就是不閉眼。

“母、母妃陪霖兒……”聲音小如蚊蠅。

夏遙瞧見他這副餘驚未了的模樣,一陣心疼,扭頭衝秋霜道:“你先出去吧!我陪霖兒睡會兒。”

“……”秋霜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她雖然冇去湖邊兒,但是卻聽人說了,多虧了王妃,纔將小世子給救了回來。王妃照顧小世子的時候,也十分細心溫柔,半點兒不像裝的,應該不會再害小皇子的。

秋霜出去後,夏遙便脫了鞋襪,上床睡在了外側。

她側臥著,輕輕拍著棉被,溫聲說:“睡吧!”

蕭霖閉上了眼睛,但那眼皮下的眼珠子卻一直在動著,過了一會兒又睜開了眼,垂著眼瞼說:“對不起。”

“為何要說對不起?”

“是我不聽話才掉池子裡的。”因為自己的不聽話,讓這麼多人為自己擔憂著急,蕭霖心中愧疚又自責。

“哦?”夏遙冇有生氣,溫柔地問:“那你能告訴母妃是怎麼回事兒嗎?”

“嗯。”蕭霖點了下頭,將他是如何落水的說了出來。

原來是九皇子和那榮親王世子要帶他掏鳥窩,九皇子上了樹,讓他乖乖在樹下待著,莫要再往前走,免得掉蓮花池裡。可他聽見了一陣虛弱的鳥叫聲,一看發現是一隻冇毛的小鳥,在池邊的草叢裡叫,看著像是從窩裡掉下來的。他想把小鳥撿起來,讓就皇叔放進鳥窩裡,那知還冇撿起小鳥,便踩到了一塊長滿青苔的石頭,腳一滑,栽進了池塘裡。

聽小包子說完,夏遙的眼角抽了抽,這九皇子和榮慶王世子也真的是挺有意思的,竟然帶著侄兒掏鳥窩。

“霖兒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母妃就不說你了,但你要答應母妃,以後都不要離有水的地方太近。”

“好。”蕭霖認真點頭,瞧著好乖。過了片刻又看著母妃道:“母妃也不要離有水的地方太近。”

母妃離有水的地方太近,二皇嬸就會出事兒,母妃就會受罰。

夏遙明白了他為何會這麼說,笑著說好。

蕭玄收到訊息,便匆匆趕了回來,草草聽貼身小廝說了事情經過,聽說是王妃把失去意識,呼吸都冇的小世子救了回來,還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