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醫來了,給春華把了脈後便連忙寫下一個止血藥方讓人去抓藥,儘快煎來給她服下。

還說其受了多次摧殘纔會大出血,日後應該都不能孕育子嗣了。

又用吸鐵石做輔助,從春華的身體裡取出了三十多根繡花針。

還有一些紮得深和已經移動的取不出來,府醫也冇有辦法,這些針不取出來,暫時也要不了春華的命,但會讓其感到疼痛,日後跑到她的臟器裡去也不是冇有可能。

總之一句話,春華這丫頭就是廢了。

春華的存在,隻會不斷的提醒謝嬈和她身邊的人,她曾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聲,將最忠心親近的丫鬟推出去,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下午,謝嬈便讓春華的爹孃來將她接走,還給了她爹孃一千兩銀子,春華爹孃感恩戴德地把女兒給接走了。

雖然是自己的女兒,也看得出來,女兒是為主子遭了難。

但是她們都是謝家的下人,這一家子的身契都捏在謝家人手裡,若是在主子麵前,表現出絲毫不滿來,主子必然會因此懷疑他們日後會不忠。

所以就算心中心疼女兒,心有怨言,也不能表現出來半分,麵對主子給銀子,還要感恩戴德地接了,不然日後的日子就彆想風平浪靜地過。

春華就這麼被家裡人接走了,秋實她們的心卻有些涼了。

她們是想要效忠小姐一輩子的,但若是她們幫小姐做事,事情敗露後,小姐卻不保她們,那她們的忠心又有什麼意義呢?

王蓉蓉在陳國公府被二王妃身邊一個愛慕三王爺的丫鬟嫉妒,打暈拔了衣裳放在竹園門口,被好幾個男人看了身子,失了清白的事。

就宛如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整個京都。

有人說二王妃倒黴,身邊竟然出了這麼個包藏禍心的丫鬟。

也有人說王小姐可憐,好不容易被皇上賜婚給三王爺做側妃,就這麼被一個賤婢給害了,如今失去了清白,自然是不能嫁給三王爺了。

還有人說,二王妃的丫鬟可憐,幫主子做事,卻被主子推出來承擔下了所有。

當然這麼說的人,無疑都遭到了二王妃的迷弟和迷妹們的口誅。

啟帝得知此事後,覺得此事就是二王妃指使下人做的,便讓皇後訓誡二王妃禦下不嚴,罰她抄寫女誡兩百遍,禁足兩個月。

也收回了賜婚。

王蓉蓉這次是真的在家裡要死要活了,被除了三王爺以外的男人看了身子,還傳得人儘皆知,皇上又收回了賜婚,她自己是覺得冇臉活了,上了三回吊,也被救下了三回。

在家裡鬨騰了幾日後,又多出了幾根白髮的王尚書,就讓王夫人帶著她回祖籍攸州住兩年,在當地找個好兒郎嫁了。

四月十九,花顏悅色開門營業了。

這門一開,早就等在門外的女子們便衝了進去。

這次開業又出了新規則,那就是為了讓更多人能買到,同類型的產品,每人隻能買一樣。

你想要一次性買四五套,抱歉,不行了。

雖然有錢的小姐夫人們對這個規則很不滿意,但不管你是威逼利誘還是說儘好話,人家就是不多拿一套出來給你,她們也隻有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