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在花廳等著,不過某些人這心裡就有些煎熬了。

兩刻鐘後,去假山和竹園門口的路上找耳墜的丫鬟們就先回來了。

“這麼快就回來了,難不成是找到了?”有人道。

謝嬈秀眉微蹙,鎮定地道:“說起來,本宮的丫鬟也隨本宮去過竹園門口,若是在附近發現了她的耳墜,也不是不可能,但卻不能代表害王小姐的就是她。”

既然去過,那麼她的耳墜就有可能掉在附近。

“確實……”好幾位夫人和小姐都點了點頭。

而看在夏遙眼裡,她這就是心虛了,提前給自己的丫鬟找藉口。

“找到了嗎?”陳金珠看著回來的大丫鬟問,後者搖了搖頭。

“那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陳金珠又問。

有人道:“從假山到竹園門口的地兒纔多大,她們去了這麼多人,這麼一會兒時間,怕是都已經將那塊地都翻過來了。”

“就是……”

大丫鬟剛要說不是這樣的,就瞧見夫人和王夫人朝這邊來了,便又把嘴給閉上了。

謝嬈淺淺地鬆了一口氣,而她的丫鬟春華,則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夏遙見陳國公夫人和王夫人也回來了,再看王夫人的表情不對,就知道有好戲要開場了。

陳國公夫人本是和王夫人並肩而行,但王夫人先一步衝進了花廳,直接走到春華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巴掌聲十分清脆,顯然是用了十足的力氣。

春華被打得晃了晃,但是冇有倒在地上,單手捂著臉看著王夫人,滿臉的驚慌之色。

眾人見王夫人打她,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王夫人既然能打她,那就代表,她是在王蓉蓉身上找到了這丫鬟的耳墜。

還真是她!

謝嬈:“王夫人……”

王夫人攤開握得死勁的右手,手心躺著一隻紅豆耳墜,她死死的瞪著二王妃,眼底深處儘是恨意。

陳國公夫人道:“這耳墜是在王小姐頭髮上掛著的。”

“怎麼會?”謝嬈一臉的難以置信,眼神用力地瞪著春華厲聲質問,“春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副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模樣。

夏遙在心裡為這朵黑心蓮的演技鼓掌,真的,奧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

“王妃……”春華抬起頭看著自家王妃的眼睛,掙紮了良久,“咚”地一聲跪在了地上。

“是、是奴婢害了王小姐。”春華咬著後槽牙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謝嬈不解而又憤怒地看著春華質問。“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害了王小姐一輩子。”

看到她的表演,原本懷疑是她指使丫鬟害王小姐的人,又在心裡想,她們是不是又誤會二王妃了。

她的表演讓王夫人都楞了片刻。

春華慌亂地在腦子裡想著緣由,王妃瞪著她時的眼神和很明顯,就是在說讓她一人承擔下來,並且還不能牽著王妃半點兒。

突然三王妃之前說過的話,給了她靈感。

“因為、因為……”春華因為了半天,才咬牙閉著眼道,“因為奴婢愛慕三王爺。”

花廳之內一片嘩然,冇想到二王妃這個丫鬟竟然愛慕三王爺。

她是什麼時候開始愛慕三王爺的?

二王妃和三王爺還在接觸的時候嗎?

多半是那個時候了,好傢夥,真的是好傢夥,這丫鬟竟然喜歡上了主子的男人。

“什麼?”謝嬈亦是驚撥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