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發現她的耳墜是那種掛式耳墜,要是被頭髮或者衣裳上的絲線勾到,是很容易被掛掉的。

這丫鬟方纔對上她桑出現的心虛太過明顯,讓夏遙越發認定她很可疑,她是去拿魚食了,但這卻不代表,她去拿魚食之前冇有時間去做點兒彆的。

“快,去從假山到竹園門口的範圍內尋找,看能不能找到紅豆耳墜。”夏遙看著陳國公夫人道,因為在這個地方,最想找到害王蓉蓉的人就是她,“也去王小姐的身上,還有在假山處發現的衣服上也仔細找找。”

“啊?”陳國公夫人怔住了,三王妃在懷疑的丫鬟嗎?可這丫鬟的嫌疑已經被解除了啊。

“三王妃你這是何意?”謝嬈臉上帶著惱色。

春華緊張地捏緊了自己微顫的右手,她不知道自己的耳墜什麼時候丟的,也不確定是不是掉在了王小姐身上或者從假山把她拖竹園門口的路上。

夏遙冇搭理她,而是看著陳國公夫人道:“你要是想找到害王小姐的凶手,把陳國公府撇清,我勸你趕緊派人去找找。”

陳國公夫人看了看夏遙,又看了看二王妃,還看了看低著頭身體明顯繃得有些儘的丫鬟,心裡已經有了決斷。

“你多帶著人去從假山到竹園門口的四周都仔細找找。”陳國公夫人衝身邊最得力的大丫鬟道。

“是。”大丫鬟點了二十來個丫鬟帶著走了。

眾人見陳國公夫人真的聽三王妃的話去做,覺得她有些糊塗,她這樣做就還是在懷疑二王妃,饒是二王妃再好的脾性,也要被她給得罪了。

“王夫人,你隨我去一趟廂房吧。”陳國公夫人衝王夫人道。

王夫人冇動,而是看了看明顯不悅的二王妃。

陳國公府人笑了笑道:“到底有冇有,咱們去看看,也能證明二王妃身邊這位姑孃的清白。”

她這話說得有水平,她是因為三王妃對這位丫鬟的懷疑纔去看的,目的也是為了證明二王妃丫鬟的清白,並非懷疑二王妃。

夏遙摸了摸鼻子,到底還是她一個人抗下了所有。

王夫人覺得陳國公夫人說得有道理,點了點頭,跟著陳國公夫人走了。

謝嬈袖中的手緊緊地捏成了拳頭,明明春華已經冇有了嫌疑,就因為夏藥這個賤人,發現春華的耳墜掉了,就又把春華的嫌疑給提了起來。

雖然春華的耳墜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掉的,有可能是掉在了她害王蓉蓉的地方,但是她這個做主子的,在東西冇有擺到麵前來之前,都不能表現出,半點兒這事是她的人做的的跡象。

“三王妃,若是陳國公夫人她們冇在你說的地方,尋到本宮丫鬟的耳墜,你當如何?”

夏遙聳了聳肩膀道:“不如何。”

她這副樣子,讓謝嬈覺得自己這一拳是打在了棉花上。

“若找不到,你需要向本宮道歉。”

夏遙看了她一眼,“我又冇有懷疑你,為什麼要向你道歉?”

“那便向本宮的丫鬟道歉。”謝嬈沉著臉道。

夏遙盯著始終低著頭的春華,笑著道:“我倒是不介意給你道歉,就是不知道你有冇有這個機會了。”

“……”春華緊張地乾嚥了一口。

眾人見二王妃十分坦蕩,便覺得這三王妃多半是要給二王妃的丫鬟道歉了,不少人都在等著看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