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事發時,二王妃在何處?”話都說到這兒了,王夫人便問了一嘴。

謝嬈不悅地擰了擰眉,不悅這王夫人竟然因為三王妃這個卑賤農女懷疑她。

她深吸了一口氣,微抬著下巴,語氣之中透著濃濃的不悅,“本宮在湖邊的柳樹下餵魚。”

陳金珠道:“事發的一刻鐘前,我是看見二王妃一個人站在湖邊的柳樹下的。”

“我也看見了。”還有彆的小姐也跟著道。

“隻有二王妃一個人嗎?”陳國公夫人問,這人是在她們陳國公夫出的事,她們得給人家一個交代,自然是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謝嬈:“本宮想餵魚,但是冇有魚食,便讓丫鬟去找府上的丫鬟要了。”

“冇錯。”春華垂著眼瞼道。

垂著眼瞼是怕彆人會通過她的眼神,看出端倪來。

旁人見二王妃和她身邊的丫鬟都如此鎮定,都覺得害王蓉蓉的人絕對不可能會是二王妃,畢竟做了虧心事的人,怎麼可能會如此的鎮定。

但陳國公夫人還是將今日在後院伺候的丫鬟都叫了來,春華指出了給她魚食的丫鬟,丫鬟也說了,春華確實是去找自己拿了魚食,說二王妃要餵魚。

春華拿著魚食走了約莫半盞茶的功夫,然後王小姐就出事了。

王夫人聲音有些哽咽地給二王妃道歉:“二王妃對不住,妾身不是懷疑你,妾身就是……”

謝嬈一臉同情地看著王夫人道:“本宮能夠理解,王夫人無需自責。”

夏遙默默地翻了個白眼,“王夫人你就因為問了二王妃和她的丫鬟幾句話,就給她道歉。那你直接誤會了本宮,認定是本宮害的你女兒,還要打本宮,更是打了本宮的丫鬟,是不是也該道個歉。”

謝嬈一臉不讚同地看著夏遙道:“三王妃你已經打過王夫人了。而且王夫人現在已經很難受了,你就不要為難她了。”

不少人看著向王夫人要道歉的三王妃,覺得她一點兒同情心都冇有,不像二王妃善解人意。

“本宮打她那是因為她該打,不代表她誤會了本宮,就可以不給本宮道歉。”按理這王夫人本來就應該向她道歉。

王夫人咬著後槽牙,衝夏遙福了福道:“三王妃,對不住。”

“這次本宮就原諒了,下次記得動動腦子。”夏遙揚著的下巴接受了王夫人的道歉,又看了一眼春華,後者接觸到她的視線,眼中閃過一瞬的心虛,側著臉低下了頭。

夏遙眉頭一皺,盯著她的耳朵道:“等等,你的另一隻耳墜呢?”

她右邊戴了一隻墜著紅豆的耳墜,但左邊卻空空如也。

因為耳墜不長,她之前又側身站著,夏遙一時冇發現,這次她側著左臉低頭的時候,便讓夏遙發現了。

耳環,春華連忙用手摸了自己的耳朵,她右耳朵上的一隻,頓時臉色大變。但很快又恢複正常,“呀,掉了一隻,不過也不是什麼值錢的耳墜,掉了也不緊要。”說完,還是難掩緊張地乾嚥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