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繼續給寧氏她們分析,“男人力氣大,像王蓉蓉那個體重,是完全可以將人抱起來的,根本用不著拖拽,留下那麼重的痕跡。女人力氣小,抱不起,也抗不起,就隻能拖了。”

“如果我冇有推斷錯的話,王小姐的兩條手臂上,應該會留下指印。”

寧氏道:“剛纔衣服滑下來的時候,我好像是看到了王小姐的手臂上有暗紅色的指印。”

夏遙道:“找個陳國公府的下人來,將我們的發現和衣裳還有推斷告訴她,讓她稟報給陳國公夫人吧。”

“好。”

於是一行人便找到了一個穿得很體麵,看起來像是大丫鬟的丫鬟,將王蓉蓉的衣裳和所有發現以及推斷告訴了她。

丫鬟立刻拿著衣裳去了廂房。

陳國公府的府醫和一個曾經在公裡做過醫女的的老嬤嬤,一個給王蓉蓉把了脈,一個給她做了檢查。

她是因為頭部受到了重擊而昏迷,後腦勺還有一個大包,但是並冇有遭到侵犯。

陳國公府人和王夫人也猜到,對方的目的,並不是想糟蹋她,而是想要讓男人看了她的身子,壞了她的名聲。

這時拿著王蓉蓉衣服的丫鬟進來了,王夫人一看到丫鬟手中的衣服,便激動地問:“這衣裳是在哪裡找到的?”

丫鬟福了福,衝看向自己的夫人道:“這衣裳是三王妃和衛世子夫人她們在離發現王小姐之處不遠的假山裡找到的。三王妃說,王小姐應該是在假山處被人打暈,脫了衣裳,拖到竹園門口去的。還說對王小姐下手的人應該是女子,王小姐的手臂上,應該有那女子拖拽王小姐到竹園門口而產生的指印。”

王夫人一聽,立刻掀開被子,撩起女兒的手臂看了看。

雪白的手臂內側果真有指印,王夫人用自己的手比了比,上頭的指印,雖然比自己的稍微粗了些,但是卻看的出來,並不是男子的。

陳國公夫人也看到了,忙衝貼身丫鬟道:“快去稟報國公爺,害王小姐的並非男子,讓他不要詢問那幾位公子了。”

丫鬟點了點頭,連忙跑了出去。

王夫人給女兒蓋好被子,在心裡恨恨地想,是那個賤人如此可惡,這樣害她家蓉蓉。

忽然她想起丫鬟剛纔說的話,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恨意,憤怒地跑了出去了。

陳國公夫人以為她是想到是誰害的王小姐了,囑咐丫鬟好生照顧著,便也追了出去。

花廳內,寧氏她們正在跟其他人眉飛色舞地講著,她們的發現。

“害王小姐的人是女子……”

同丫鬟一起走進花廳的謝嬈聽見這句話,眉頭跳了跳,卻又不動聲色地走到她一開始坐的位置坐下。

“假山哪兒的腳印都是女子的,冇有男子的腳印,而且要是男子的話,就能直接將王小姐抱或者扛到竹園門口了。因為是女子力氣小,所以才隻能拖過去。”圓臉小媳婦兒道。

聽得認真得人都點了點頭,覺得有道理,紛紛道:“哪個女人也太惡毒了吧,竟然這麼害王小姐。”

“是啊,真得是太惡毒了。”

雖然著事不是自己乾的,自己隻是指使者,但是聽見旁人一口一個惡毒,謝嬈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不過這害王小姐的惡毒女人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