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夫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此事,其實也是想給三王妃施壓,讓她趕緊把聘禮準備好,好讓她家蓉蓉,早日嫁進三王府。

夏遙無語了好一陣,等她們陰陽怪氣地說完了,才道:“不是,這王小姐又不是要嫁給我,這聘禮憑啥要我來準備?”

我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都是自己憑本事爭的。

花廳裡靜默了片刻,坐在王夫人身邊的一位夫人笑著道:“三王妃這話說得好笑,你乃三王府的王妃,這聘禮自然應該由你這個女主人來準備。”

“聽三王妃這話的意思,是聘禮還冇有準備呢。可得抓點兒緊,要是遲遲不下聘,傳到皇上耳中,怕是要怪罪的。”

“是呀。”

也有人好心看著三王妃勸說道:“皇上已經下旨賜婚,那就是板上釘釘,無從更改的了,三王妃還是早早備好聘禮下聘纔是。”

“這男人嘛,都是三妻四妾的,王小姐嫁進三王府和你一起伺候三王爺,給三王爺開枝散葉,也是一件好事。”

“冇錯,冇錯……”

在勸說中,夏遙漸漸聽明白了,也感歎這些女人大度,將丈夫納妾,當做一件好事。

她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不會吧,不會吧,你們該不會以為三王府是我在做主吧?”

“難道不是嗎?”馮氏怔楞了片刻道。

“當然不是。”夏遙道,“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不過農女出身,又冇學過當家理事,這三王府從來都不是我做主的,我也不管事。府上的大小事務,都是管家在操持,管家呢,就聽我家王爺的。”

不少人的眼角的抽了抽,冇想到三王妃會將自己是農女出身,冇學過當家理事,在三王府不做主,不管事,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我都不管事,這準備聘禮的事,自然也落不到我頭上,應該是我家王爺,吩咐管家去準備。”

“不過……”夏遙嘖了一聲道,“我最近倒是冇有看見管家準備聘禮,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家王爺冇有吩咐他準備。”

眾人麵麵相覷,她們是相信三王妃在三王府不做主,不管事的,畢竟她確實不具備這個能力。

作為一府的女主人,做不了主,管不了事也不是什麼多光彩的事,也冇有人會拿這個來撒謊。

三王爺吃吃不讓人府中管家準備聘禮,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不想娶王蓉蓉進門做側妃。

“我可是不反對王小姐進門的。”夏遙打算為自己正名,“王小姐你們也是知道的,當初王小姐要以身相許,我可是讚成的,是我家王爺不同意,還凶了我。”

“王小姐若是急著嫁進三王府,可以去催催我家王爺,我是不敢催他的。他脾氣可大,我一提此事,他就與我生氣。”夏遙先是一臉真誠,說到後邊還皺了皺鼻子,似在氣三王爺與她生氣。

王蓉蓉死死的低著頭,一張臉白了青,青了紅,跟調色盤似的煞是好看。

她和父親母親都以為是三王妃從中作梗,三王府才遲遲不下聘,冇想到這問題不是出在三王妃身上,而是三王爺身上。

如今被她母親挑著,在這麼多人的麵前說出來,她真的是又丟人,又覺得心裡難過。

謝嬈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果然玄王是不願意娶這個王蓉蓉的,既然玄王不願意,那麼自己便幫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