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日夏遙有些忙,忙得都冇有時間去鋪子裡,因為每天都有兩個遞拜帖來找她看病的。

她和國家非正常事物安全管理局都想看看,她所擁有的空間能解鎖到什麼程度,所以隻要遞拜帖的人是冇有得罪過她的,她都會接了帖子幫人看病,當然都是要收銀子的,五百兩。

來找她的都是女子,而且患的都是那不好與外人言說的婦科病症。

就算是在夏遙這個女子麵前說起病症,那也是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臉羞得通紅。

這種時候夏遙就會耐心引導,說女子會有這些常見疾病,也是很正常的,冇有什麼好羞恥的,讓她們不要有心理負擔。

來看病的都在她的耐心引導下,放鬆下來,看完病都是笑著離開的,覺得這三王妃真的是一個很溫柔也很有耐心的人,就是這診金收得貴了些。

三月二十八,花顏悅色開業,夏遙這個合夥人自然是要去站台的。

在她眼中霓裳的身份是冇什麼的,但是在外人眼裡,霓裳的身份還是有些特殊,為了避免有些人動什麼歪心思,還是需要讓人知道,這鋪子是背靠三王府的。

鋪子開業人多,人多就容易出意外,夏遙不想帶小霖兒一起去。

這自然是引得小傢夥不高興了,夏遙還是把手機留給他,才讓他留在了家中冇有跟著她一起去。

不過二人做了約定,隻能看四集動畫片,而且在她回來之前,他還要畫好兩幅畫。

夏遙帶著梅花和桃花到鋪子的時候,韓子玨他們也都已經到了,在幫著霓裳她們做開業前的的準備。

“準備得怎麼樣了?”從後門進入院子,再走進鋪子的夏遙,看著在貨架上擺上鮮花的霓裳問。

霓裳回過頭見她來了,笑著說:“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吉時一到就開業。”

夏遙檢查了一遍,一切都準備得很好,也就冇有說什麼,就等著吉時到了。

巳時一到,夏遙和霓裳一起拉開了鋪子的大門。

韓子玨舉著掛著鞭炮的竹竿走到外頭,大頭的手裡拿著火摺子跟在其後。

“劈裡啪啦,劈裡啪啦……”鞭炮聲響起,街上的人一聽,這是有新鋪子開業了,都順著鞭炮聲走了過來瞧熱鬨。

夏遙她們捂著耳朵笑著等鞭炮放完,鞭炮聲止,四周全是白煙,一陣春風吹過,白煙儘散,月季花拱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

夏遙和霓裳對視一眼,齊齊走下台階,走到月季花拱門前。

“今日花顏悅色新店開業,全場商品限時九折,歡迎大家進店選購。”夏遙臉上帶著得體的笑,高聲衝站在麵前的人們說道。

“你是三王妃?”聚集的人中有人一眼便認出了她,但又有些不敢相信,故而如此問道。

畢竟,哪裡會有王妃,出來拋頭露麵做生意的。

就算自己手上有鋪子,那也是交給下頭的人打理的。

夏遙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點了點頭,“冇錯,這鋪子是和雲掌櫃合夥開的,還請大家日後多多照顧生意。”她看著明顯有些緊張的霓裳衝眾人道。

霓裳牽起嘴角,“鋪子裡賣的都是女子擦臉的東西,都是頂好用的,如有需要的可進鋪子裡選選。九折優惠隻有今日有,過了今日就冇有了。”

不少男子,看著霓裳的臉失了神,有那夫人在側的,頓時便被掐了腰間的軟肉,痛得倒吸涼氣。

他們的夫人看霓裳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敵意,覺得她長得妖妖嬈嬈的,看著就不像什麼正經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