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蕭玄的問責,林嬤嬤隻哭訴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王爺,王爺不為自己的以後謀劃,她這個看著王爺長大的奶嬤嬤卻不能不替他考慮謀劃。

還細數王小姐進府的好處……

蕭玄聽得太陽穴直跳,見她冥頑不靈,毫不知錯,對她失望至極。

“彆說了。”蕭玄閉了閉眼道。

林嬤嬤抹著淚閉上嘴,反正事情她已經做下了,她都是為了王爺好,她是問心無愧的,王爺總能明白她的一番苦心的。

“起來,出去吧。”蕭玄不想再與林嬤嬤多言。

林嬤嬤以為這事就這麼揭過去了,心想王爺果然還是吃自己的奶長大的,敬重她這個奶嬤嬤,知道是她做的,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林嬤嬤起身,退出了書房,走到門口本還想說什麼,但瞥到王爺陰沉的臉,還是忍住了。

林嬤嬤走後,蕭玄又把孫管家叫了進來。

“王爺有何吩咐?”孫管家躬身詢問。林嬤嬤看似無事的走了,王爺又喚了自己進來,顯然是有事要吩咐的。

蕭玄沉著臉道:“馮揚管的那幾間鋪子不必再管了,讓他去京郊的莊子裡做管事,命他安頓好後,就把林嬤嬤也接到莊子上去養老。”

林嬤嬤是他的奶嬤嬤,不管是照顧他還是霖兒都甚是儘心,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感情在的。

他也做不到直接將她和她兒子馮揚都給攆了,但也不能不處理,思來想去還是決定把他們都弄莊子上去。

在莊子上做管事,自然是比不得做打理鋪子的管事的,在莊子上住,也比不得在王府好。

孫管事應下後,便離開了書房,心想林嬤嬤怕是不知道王爺的決定,不然她要是知道王爺要攆她出三王府,肯定是不願意的,早就鬨起來了。

再說衛昭昭,養了幾日,喉嚨處的傷口都結痂了,說話的聲音也正常了,就跟冇事人一樣。

榮國公府上下,除了若榮國公夫人對救了衛昭昭的三王妃皆是感激不已,逢人就讚三王妃醫術高明。

寧氏孃家的嫂嫂來看衛昭昭時,她還將自己那難以啟齒的症狀被三王妃治好了的事,告訴了孃家嫂嫂。

寧氏孃家嫂嫂許氏也有這漏尿的毛病,不但如此,她每次小解還會痛,與夫君行房時也是疼痛難忍。

看了不少大夫,也吃了不少藥,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對症,反反覆覆的總不見好。

她回回喊痛,也讓夫君失了興致,如今都不大到她房中來了,偶爾來瞧瞧孩子,夜裡卻是不不留宿的。

聽小姑子說了,覺得三王妃能看女子之症,說不定也能治好自己的病症。

想著小姑子與三王妃打的交道多,也算是相熟,便拜托小姑子一定引薦自己去見見三王妃,好讓三王妃幫自己也瞧瞧病。

也言明瞭自己身體上的一些不適,寧氏本來就打算過兩日,帶著昭昭備上些謝禮登門道謝。

也知道女子患了這些難以啟齒的病症,想要看病有多難,便應下了,讓嫂嫂後日來榮國公府,跟著自己一起去三王府。

許氏心中十分感謝,當即便脫下手腕上帶著的滿綠鐲子戴在了小姑子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