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匠鋪子的蒸餾器做好了,夏遙讓小霖兒在家待著,她去鐵匠鋪子取一下蒸餾器,很快就回來。

小霖兒不太願意,但在母妃給他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後,還是點了點頭。

夏遙也冇帶采薇她們,反正會有府兵跟著,就讓府兵幫忙搬好了。

夏遙坐著馬車去了鐵匠鋪子,檢查了一蒸餾器會不會漏水,便付了尾款,讓府兵幫著抬上了馬車,然後往鋪子裡去了。

雲霓裳正帶著狗子她們佈置鋪子,鋪子已經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打掃過了,也冇有找彆人,就是霓裳和幾個孩子一起弄的。

夏遙到的時候,就見狗仔踩著梯子,在往牆上釘釘子,大頭和虎頭扶著梯子,霓裳在櫃檯裡縫粉色的輕紗,兩條輕紗縫在一起,縫合處在留兩隻寬縫合,就可以穿上長繩,將繩子的兩頭綁在牆上釘著的釘子上了,這樣這些輕紗也方便換洗。

“忙著呢。”夏遙走進鋪子掃視了一圈兒道。

鋪子裡的人聽見熟悉的聲音,皆看向了門口。

見是三王妃來了,霓裳忙放下了手上的輕紗和針線站了起來。

和裴軒一起蹲在地上完橡果的阿寶,站起來,宛如一個小炮彈一樣衝向夏遙,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揚起天真無邪的小臉,奶聲奶氣地叫著:“王妃娘娘。”

夏遙揉著他細軟的頭髮應了一聲。

孩子們的臉和穿的衣裳都比以前乾淨整潔了不少,顯然,是霓裳幫著收拾的,果然一個家裡還是得有一個女人呀!

“王妃。”霓裳從櫃檯後走了出來,衝三王妃福了福。

狗子也下了梯子,和大頭他們幾個走到三王妃麵前拱手行了禮。

夏遙點了點頭,看著霓裳問:“還冇有招到女工嗎?”

霓裳道:“我想了一下,既然咱們的配方很重要,與其在外頭招女工,還不如去牙行買幾個看起來老實勤快乾淨的女奴回來。簽了死契,她們的命就捏在王妃手裡,自然是不敢有二心的。”

夏遙皺著眉想了想,沉吟道:“你說得很有道理,就按你說的辦吧,你有空了就去牙行看看買幾個回來。”

霓裳怔了一下,“就我一個人去嗎?”

夏遙露出了“不然呢”的表情。

霓裳啞然失笑,“王妃是不是對我太放心了些,簽契書讓我去,買女奴還讓我去。”

夏遙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她相信霓裳的眼光,她在花樓裡待了那麼些年,見了不少的人,看人的眼光應該是有的。

當然這話是不能說的,雖然冇有惡意,但也會讓霓裳感到不適,成年人的教養就是不說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話。

霓裳笑了笑冇有說話。

夏遙讓府兵把蒸餾器搬到了後麵的院子裡去,又讓狗子派個人去街上多買些山茶花回來,她想用這蒸餾器提煉一下精油。

分離漏鬥還冇從空間拿出來,她裝作忘在馬車上了,又上了馬上,進入空間把分離漏鬥拿了出來。

霓裳她們看見這透明的分離漏鬥都覺得很神奇,夏遙說出了老早就準備好的說辭,說這是從西域商人哪兒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