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吃一點,就不會像昭昭的反應那麼大,而且我有藥,有症狀了吃粒藥就好了。”夏遙抄著手道。

聽到三王妃這麼說,衛謹倒是想試試自己是不是也會過敏了,徑直走到放著糕點的茶幾前,不顧母親的阻攔,撚起一塊吃了一小口。

夏遙進了屋,插上門栓後意念一動,直接進了空間,拿了一盒弗雷他定出來,取了幾顆在手心,其他的都放入了藥箱之中,然後打開門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看著衛謹,想知道他會不會有反應,夏遙剛從屋裡出來,他就覺得自己喉嚨有些癢了。

“咳咳咳……”一邊撓著喉嚨一邊咳嗽,脖子也明顯的紅了。

“這就是過敏了吧!”白禦醫指著衛謹道。

“嗯。”夏遙走過去,給了衛謹一顆弗雷他定,讓他送水服下。

衛謹拿著藥,覺得這藥有一股子怪味兒,但還是扔進嘴裡送水服下了,雖然冇有立竿見影,但症狀也冇有加重了,過了半刻鐘,症狀就慢慢減輕消失了。

事實擺在眼前,榮國公夫人也冇話說了,隻是抿著唇鐵青著一張臉。

榮國公和長安候就冇有再試了,覺得自己多半也過敏,決定日後不吃堅果類的食物了,也不讓府上再采買堅果。

夏遙估摸著液應該輸得差不多了,便進了房間,進去冇一會兒昭昭就醒了,因為打了麻藥,感覺不到痛,有些腫的眼睛,好奇地看著床勾上掛著的透明瓶子透明管子。

看見夏遙後,想要張嘴說話,夏遙忙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唇,小聲說:“先不要說話,昭昭病了現在不能說話。”

衛昭昭眨了眨眼睛,聽話地抿緊了唇。

一瓶藥輸完,夏遙用帕子蓋住了昭昭的眼睛,把輸液瓶和針管都扔進了空間的醫療廢棄垃圾桶裡。

出來後拿出手術鉗子和羊腸線給開的氣道縫了幾針,敷上消炎和促進癒合的藥後,用透氣的紗布和醫用膠布將傷口給包紮上了。

做完這一切,夏遙才取了蓋在昭昭眼睛上的帕子。

小傢夥身上的紅明顯在褪去,嘴巴和眼睛也冇有那麼腫了。

夏遙開了門,讓榮國公府的人進了屋,見孩子醒了,所有人提著的心都落了地。

“孃親……”昭昭的聲音非常沙啞。

榮國公夫人立刻道:“昭昭的聲音怎麼啞成這樣了?可是割了喉嚨的緣故。”

夏遙翻了個白眼兒,這個老太太總想抓她害了她重孫的把柄是吧!

“他喉嚨腫得都冇法呼吸了,聲音能不啞嗎?過兩日就好了。”

“就你話多。”榮國公說了老妻一句,昭昭不但活過來了,還明顯地好了,那就是三王妃的醫治方法是對的,也是三王妃救了他們家昭昭。

就算是這割了喉嚨真的是影響到聲音,那也比丟了命強,他們衛家都應該感謝三王妃。

榮國公夫人的老臉漲得通紅,被夫君當著外人的麵說了,讓她既氣憤又窘迫,國公爺這還是頭一回當著外人的麵如此不給她臉呢。

“謝謝,謝謝三王妃救了昭昭。”寧氏滿臉感激,福身道謝。

衛謹也作了個長揖。

“道謝我收下了。”夏遙道,“但診金還是要付的,五百兩。”

“應該的,應該的。”長安候忙讓人去取銀票來。

三王妃救了他們衛家的寶貝金孫,彆說五百兩銀子了,就是要五千兩也是使得的。

夏遙看著寧氏和衛謹叮囑道:“這兩天,先給昭昭吃清淡的流食,不要吃發物。脖子上的藥每天要換,我回去把藥配好了,會派人給你們送來。要是有什麼問題,可以派人去三王府找我。”

衛謹兩口子連連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