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也不知道狗子他們多久才能回來,就直接給阿軒說了霓裳要住在這裡的事。

“你們雲姐姐要和我一起做生意,冇有地方住,要和你們住在一起,你們可願意?”夏遙先詢問了一下阿軒的意見。

阿軒看著霓裳楞了片刻,他這一楞讓霓裳心被提起來了,想他們幾個孩子住得好好的,再多了自己這麼個陌生的外人住進來,他們怕是會不太樂意。

“願意,當然願意。”阿軒有些激動地道。

他不知道狗子哥是咋樣,反正他和阿寶是做夢都盼著家裡能有個大人的,這雲姐姐就是大人,而且還生得這麼好看,他們自然是願意的。

再者說,這院子本就是王妃娘孃的,王妃娘娘要讓誰住進來都可以,他們根本就管不著,更冇有資格說不願意。

才說了霓裳要住進來,阿軒就帶她去看起了屋子,這院子是方正的兩進院,阿軒他們現在是兩個人住一間屋子,年齡最大的狗子,帶著年齡最小的阿寶睡,都睡在前院兒。

後院兒一整個都是空的,霓裳是女子,正好可以一個人住在後院兒。

霓裳挑了後院兒的西屋,因為冇人住,所以積了很多灰,除了傢俱也再冇有其他東西了,都得添置。

桃花和梅花她們正好在,也就幫著把屋子給收拾了出來。

收拾出來已經到午時了,夏遙帶著阿寶和阿軒他們走出巷子,到了對街的小飯館要了一桌飯菜。

有魚有雞有肉,阿寶和阿軒鮮少吃這麼好的菜,兩個孩子吃得可香。

吃完飯,夏遙把身上剩的二十多銀子都給霓裳,讓她拿著買需要的東西。

“我身上還有些錢,王妃不必給我錢。”她身上確實還有兩三百文,買被褥僅夠了。

“你的錢能買體麵的衣裳嗎?”夏遙看著她問。

霓裳:“……”

她手上這點兒錢,還真買不了體麵的衣裳。

“你這兩日安頓好了,就要去幫我看合適的鋪子,體麵的衣裳肯定是要置辦的,不然牙行的人怕是連帶都不會帶你去看。”不管什麼時代,那都是先敬羅衣後敬人的。

穿著粗布麻衣,說要看繁華地段的鋪子,牙行的人隻會覺得你是想要消遣他,不但不會帶著看,說不定還會不客氣呢!

“而且,你去看鋪子肯定也是要花銀子的,趕緊拿著吧。”

“謝謝王妃。”霓裳伸出雙手接過沉甸甸的銀子。

夏遙也冇有再陪著霓裳她們去買東西了,就在小飯館與三人分彆,坐著馬車回了三王府。

太陽西垂,暮色四合。

狗子,大頭,猴子,虎子,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家門口,抬手敲門,冇多久後,就聽見阿寶說著:“是狗子他們回來了。”打開了院門。

一股飯菜的香氣,撲麵而來。

顯然,這飯菜是從他們家裡散發出來的,雖然偶爾阿軒也會在他們不在家的時候,搭著板凳熬粥等他們回來吃,可卻是不會炒菜的。

饒是他們之中最會做飯的大頭,也做不出這麼香的飯菜來。

所以這麼香的飯菜是誰做的?

“哥哥們快進來呀,要吃飯啦。”阿寶高興地說。

雲姐姐買了肉,做了噴香的紅燒肉,做好的時候給他嚐了一塊兒,可好吃了。

狗子他們四個帶著疑惑走進院子,冇走兩步,就看見正屋裡走出一個穿著灰色衣裳的貌美女子,她腰間圍著臟兮兮黑色圍裙,溫柔地笑了笑,“吃飯了。”聲音如黃鶯出穀。

四個大孩子麵麵相覷,他們家是來田螺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