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澈兒隻在夏遙懷裡待了一會兒,一直蝴蝶從麵前飛過,他便坐不住了,扭動著小身子想下去抓蝴蝶。

夏遙把他放下,他就要往野餐布外爬,這可不行,夏遙連忙阻止。草地看著柔軟,說不定下麵就藏著石頭枯枝,恐傷著手。

“啊啊啊。”小澈兒著急地指著飛走的蝴蝶。

夏遙用手攬著他道:“蝴蝶會飛你連走路都不會的小朋友是追不上的,你若是想要蝴蝶,嬸嬸給你編一個。”

“三嫂還會編蝴蝶?”六王妃神色意外。

“嗯。”夏遙點了點頭,不過這個不是她的技能,而是原主的技能。

原主的爺爺會草編,閒暇時還會編草編,等到過節了拿到城裡去賣,原主幼時很得爺爺喜歡,也喜歡草編,就跟著爺爺學了這手藝。

雖然這具身體換了芯子,但是這門手藝還在。

夏遙把澈兒還給了六王妃,走到湖邊扯了一把比較長的青草,和一些狗尾巴草,又回到野餐布上坐著,拿起草便編了起來,隻見她手指翻飛,不多時便編了一隻栩栩如生的綠蝴蝶,蝴蝶中間穿著草絲,還可以提著。

“三嫂,你手好巧啊!”六王妃看著栩栩如生的蝴蝶驚撥出聲。

“給。”夏遙笑著把草編蝴蝶遞給了小澈兒,小澈兒開心的用小手捏著抖了兩下,草編蝴蝶的翅膀就像煽動起來了一樣,抖了抖。

夏遙又編了一隻草蜻蜓,用狗尾巴草編了幾隻綠毛絨絨的小綠兔,還有剩下的草,編了一個簡易的草花瓶出來。

小澈兒一手拿蝴蝶,一手拿小綠兔不要太開心。

蕭灝和蕭玄說完話了,慢慢地朝這邊走了過來。

小霖兒和桃花一人拿了一把野花,走到了夏遙身邊。

夏遙接過小霖兒遞過來的話,深嗅一口,“好香啊!霖兒采的花真香真好看。”

小霖兒抿著唇笑了笑,坐在了母妃旁邊。

桃花笑著說:“小世子可是瞅著最好看的花采的,不好看的都不會多看一眼。”

“看出來了。”夏遙笑著把霖兒采的花放到了草花瓶裡,擺在野餐布上甚是好看。

桃花采的花,夏遙讓她紮了一下,放在了籃子上,這野餐的氛圍就增添了不少。

夏遙把編的草蜻蜓還有草兔子一樣的給了一隻給小霖兒,小傢夥眼睛一亮,肉眼可見的喜歡。

六王爺和蕭玄走過來,瞧見澈兒和霖兒手中的草編,六王爺問了一嘴,得知是三嫂編的,直誇三嫂手巧。

坐了一會兒,夏遙提議在附近轉轉,踏青嘛自然是要走走的。

大家都讚成,剛站起來,一個穿著嫩綠色緞麵窄袖襦裙的女子走了過來。

夏遙不認識,但蕭玄他們卻是認識的,看見來人急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見過三王爺,六王爺,六王妃,兩位世子,三王妃。”女子屈著席一一行禮,將夏遙這個本應該排地二的三王妃硬生生的放在了最後。

察覺到的夏遙揚了揚眉,倒冇有多生氣,六王妃卻盯著來人一臉的不悅。

“奴婢乃二王妃的貼身婢女,我家王妃得知兩位王爺和王妃在此處踏青,特地讓奴婢來請王爺們去鏡湖畫舫。”秋實雖然微垂著頭,但背卻挺得很直,難掩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