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獎品設置得看似不合理,但卻又合理。

因為這第一美女加第一才女的謝嬈,在年輕文人學子之眼裡,那就是心中神女,對她尊敬又仰慕。而這鬥詩會,也多是年輕的文人學子參加的,而比起謝國公這位大儒的山水畫,他們更想得到的是謝大才女的手抄本詩集,所以她的手抄詩集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第一名的獎品。

當然這手抄本詩集,抄的也不是彆人的詩,而是抄的謝嬈自己所作的詩。

而且今日,謝大才女還會作為評委親臨,同樣作為評委的還有謝國公的同窗,青雲書院的雲山長。

雲山長為了讓書院的學生長長見識,今日還特地放了假。

馬車搖搖晃晃的到了目的地,夏遙發現與她們同路的人並冇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前。

顯然不是所有人都有她這樣的好眼光,她也放了心,在小霖兒被蕭玄抱下馬車後,也踩著腳凳下了馬車。

湖水清澈,對麵的青山倒影在湖中,風吹湖麵,波光粼粼,湖旁邊是一大片開闊的草地,草地連接道路的邊緣,是寬三米左右的稀鬆樹林。

芳草萋萋,綠數成蔭,草地上還開著許多不知名的小野花,此番風景,當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馬車就停在路邊,但卻並不擋路。

趙嬤嬤她們和府兵還有侍衛將馬車上的東西都搬了下來,穿過林子,便到了草地,尋了一塊平整之處,將東西放下。

蕭霽和蕭雲閒不曉得騎著馬跑哪兒去了,六王爺抱著小澈兒同六王妃走到草地上,掃視四周,處處皆春色。

“此處風景倒好,三嫂真會選地兒。”六王妃笑著走到夏遙身邊。

夏遙笑了笑說:“我也是路過的時候發現的。”

“我方纔瞧見有不少人往這邊走,還有不少學子,看來是鏡湖畫舫又在辦什麼文會,詩會了。”六王妃說這朝右側張望了一番。

鏡湖畫舫以鏡湖為名,常有文人墨客在畫舫辦詩會文會。

“鏡湖畫舫?”六王妃說的那個畫舫也在附近嗎?

六王妃看她一眼,見她一副不知道的樣子,指著右邊道:“那前頭不就是鏡湖畫舫嗎?”

夏遙順著六王妃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依湖而建的建築,紅磚綠瓦片,飛簷翹角,四周還種著桃花垂柳,頗具詩情畫意。

距她們所在之處,約莫五六百米之遠,就算人多吵鬨,在這廣闊的天地裡也影響不到她們。

蕭霽和蕭雲閒隨著人流,到了鏡湖畫舫,一聽此處是舉辦鬥詩會,便覺無趣,欲上馬離去。

這時,兩輛華貴的馬車停在了畫舫外,其中一輛青色的,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風乍起,吹得清紗窗簾飄動,隱約可瞧見裡頭坐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美人,朦朦朧朧,瞧著真切麵容,卻透著一股朦朧之美,讓人更想要一探芳容。

“謝國公和二王妃來了。”

聽說二人來了,畫舫裡的人全部都跑了出來,激動又期待地看著青色馬車。

冇見過二王妃芳容的學子最為激動,今日他們終於可以見到所仰慕的二王妃的芳容了,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仙女之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