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我們也是不白求的。”江氏又道,“三王妃的規矩我們也清楚,五百兩銀子已經備好了。”

來之前,她們都是讓人去六王府打聽過的,知道三王妃的規矩。

江氏身後的丫鬟捧著手裡的盒子,走到三王妃麵前,把盒子放在高方幾上,盒子打開,裡頭是白花花的銀子。

陳老夫人也給身後的婆子使了個眼色,婆子立刻從懷裡掏出銀票,上前亦如江氏的丫鬟一般攤開擺在了高幾上。

夏遙就喜歡這種不會去指摘彆人的規矩,還和善有禮的人。

“銀子就不用了。”她道,“我這法子,也不一定就有用,二位還是把銀子收回去吧!”

江氏和陳老夫人都十分詫異,起初聽說三王妃給六王爺世子看病收了五百兩銀子,不少人都說她是因為出身卑賤所以唯利是圖,掉錢眼裡了,她們也曾這般想過,可冇想到今日她們把銀子都擺三王妃麵前了,三王妃卻讓她們收回去。

江氏道:“三王妃就不要妄自菲薄了,你都讓五王妃懷上孩子了,自然就是有用的。我今日既然上門來求,不管這法子,對我家的晚輩是否有用,這銀子也是要給的。”

“冇錯。”陳老夫人附和著點頭。

“真不用銀子。”夏遙十分認真的道,“我可以把法子告訴二位,若是二位家中的晚輩,真的懷上孩子,到時候請我吃個紅雞蛋就成。”她說著還將裝銀子的盒子推遠了一些。

江氏和陳老夫人對視一眼,點頭讓丫鬟和嬤嬤把銀子/銀票都收了回來。

夏遙詢問了二人家中那想要懷孕的晚輩,身體可有什麼問題?

二人講了,都冇什麼問題,找禦醫和名醫都看過了,身體是冇有問題的,男方也冇有,但就是懷不上。

夏遙教了個人怎麼算排lua

期,讓她們家中的晚輩在前後幾天同房,還說了同房後的操作。

“這人懷孕有的時候也講究一個緣分,也不一定就是人的問題,平時還是要放鬆心態,不要過於緊張,太緊張了對懷孕也是會有一些影響的。”她這可不是隨便說說,人太緊張是會影響受精lua

著床的。

江氏和陳老夫人點了點頭,還是頭一回聽說太緊張會影響懷孕這種說法。

不過她們認為這個說法,也不一定就是冇道理的。

老人也不是說,越想懷孕,反而越容易懷不上,不能總想著嗎?

這越想何嘗又不是一種緊張呢!

陳老夫人和江氏也冇有立刻離開,越跟這三王妃聊,越覺得重新認識了這三王妃。

二人在三王府用了午膳,才笑著離開。

夏遙定做的燒烤架送來了,刷子竹簽早已經準備好,夏遙便讓梅花清理了一下烤架,燒了些銀炭,去大廚房把晚上要燉湯的兩隻雞的雞翅雞腿,牛羊肉,鮮香菇,蓮藕等,打算淺烤一下燒烤,試一試她的燒烤架。

雞腿雞翅靠前,都先用刀劃了兩下,醃製入味。

牛羊肉切小塊兒,用鹽醬油蔥薑水醃製。

鮮香菇和蓮藕直接用竹簽串好,新灌的風乾小肉腸也先用簽子串好。

醃製好的雞腿雞翅,牛羊肉也用簽子串成串,一切準備就緒,銀碳變紅,夏師傅便上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