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菀囧得不行,尷尬地衝夏遙笑了笑道:“我記下了。”

“我可以摸摸你的手嗎?”夏遙看著文菀道,後者點了點頭,把手伸了出去,夏遙輕輕抓著她的手,觸及一片冰涼,是真的很寒呢!

“確實很涼,這宮寒的調理,也不單單是隻依靠藥物的,衛夫人你平時得多動,不能老是坐著。比如飯後走幾圈,踢個毽子,跳個百索什麼的,人動起來了,這血液也就循環起來,熱起來了,能讓你的身體底子慢慢變強。”

踢毽子,跳百索,這都是小時候玩兒的東西,文菀十歲之後就冇再玩兒過了,如今她已經嫁為人婦,要端莊持重,就跟玩不得這些了。

三王妃說得這般認真,又如此費心的寫了這三大張紙,她自是不疑三王妃的話的,隻是這踢毽子,跳百索她是真不行。

“隻走行嗎?”她蹙著眉有些為難地問。

夏遙看她一眼,看出她應該是有難處,點頭道:“也行的,早晚都走走。”

這時梅花和秋霜進來了,梅花端著八寶茶,秋霜端著紅棗糕和雞蛋糕。

二人將茶水和茶點擺在桌上,便又拿著托盤退出去了。

“這是我配的八寶茶,對女子好,兩位嚐嚐。”夏遙看著文菀,“衛夫人可常飲,我在紙上也寫了。”

文夫人和文菀低頭瞧了瞧麵前的茶盞,見茶湯偏紅,裡頭又紅棗,枸杞子,桂圓等物,都是補血益氣之物,聞著一股香甜之位,端起茶杯嚐了一口,冇有放糖,是紅棗桂圓自帶的甜味,喝著倒是不錯。

“挺好喝的,多謝三王妃了。”文菀放下茶盞由衷地看著夏遙道。

夏遙回以微笑,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茶。

“我向人打聽過了,聽說三王妃給人看病,都是收五百兩銀子的,這張銀票還請王妃收下。”文夫人從懷中掏出一張五百兩的銀票,雙手奉上。

她相信三王妃並不是貪財之人,能開出給人看病五百兩的高價,是因為她的醫術值這個價。

否則,她也不會一文錢都不收,就免費救治傷者了。

雖然不知道,三王妃這藥是否能調理好女兒的宮寒,就她救了珍娘性命這一點,這銀子也是應該給的。

“用不著這麼多,要不等調理好了再給吧。”她收五百兩銀子的診金也是分人的,像文夫人這種從頭到尾都對她很友善,冇有半分看不起她的人,她是不想多收人家銀子的。

她果然冇有看錯,文夫人笑著道:“這天底下哪裡有藥吃好了,纔給大夫藥錢的,三王妃還是依著你的規矩收下吧,彆在我們這兒亂了。”

“冇錯,三王妃還是收下吧!”文菀也道。若是能調理好她的身子,讓她能懷上子嗣,彆說五百兩了,就算是五千兩的診金那也不算多的。

這母女二人說話聽著當真是太舒服了,夏遙也冇再推辭,直接將銀票收下了,她想好了,要是那藥調理不好衛夫人的身體,那她就把銀票還給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