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排luau期能算是偏方嗎?

當然不算,那是科學的手段,算出合適的受孕時間。

在座的大多都是未嫁娶的貴女公子,自然是不好當著她們的麵,說讓女子受孕的方法。

夏遙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後,纔在眾人的注視下道:“本宮冇什麼偏方,不過確實也是有一個法子,這裡還有這麼多未嫁娶的公子貴女,本宮就不說出來了。”

不少想知道是什麼法子的人,瞧了瞧周圍坐著的公子貴女們,也覺得確實不該當著他們的麵說這些,都決定私下裡找三王妃好好問問。

賢妃笑著多看了三王妃兩眼,冇想到自己兒媳能懷孕,還與她有關,對她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不少貴女,見三王妃知道讓女子懷孕的法子,看她的眼神也變了變。

再說謝嬈母女離開牡丹亭後,謝國公夫人便立刻問道:“嬈兒,你今日是怎麼了?竟然容忍著那賤人欺負你”

要是以前,她自己就站出來給自己做主了,哪裡還用自己這個當年的站出來,跪在地上求皇上做主。

謝嬈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與母親說。

“還有皇上。”謝國公夫人麵露不滿之色,“今日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對哪賤人連嗬斥都冇有,還將我們先支走了,看樣子也是不會懲治那賤人的。皇上以前不是最厭惡那賤人的嗎?”

“還有,你也是,怎麼就攙著為娘走了呢?”

謝國公夫人的心裡現在打滿了問號,不能理解皇上的舉動,更不能理解女兒的舉動。

謝嬈嘴裡有些發苦,她不走,杵在哪兒,讓大家看著父皇不處置那賤人為她做主,那麼她隻會更加的丟臉。

見女兒一直不說話,謝國公夫人停下了腳步,拍著女兒的手道:“你這孩子,你倒是說話呀?”

皇上的態度,和女兒今日的反常反應,都讓她心裡有些擔心,問了這麼多,女兒又不給她解釋,她這心裡就更急了。

謝嬈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母親道:“母親,如果是你有兩個兒子,會喜歡嫁給了大兒子,心裡還想著小兒子的女人嗎?”

謝國公夫人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過來,任何一個做爹孃都不會喜歡這樣的兒媳的,她明白了,皇上今日是在敲打她的嬈兒。

“你就不能彆再想著玄王嗎?”她看著女兒勸道,她是明白女兒的心的,但現在一切都已經成定局,女兒自然也應該好好的過好自己的日子,免得那賤人再這事來戳她的脊梁骨。

謝嬈目光冷冷地看著母親,帶著怨氣道:“母親和父親當初就不能讓女兒做玄王的側妃嗎?”

她愛的是玄王,心裡怎麼能不想著,人的心,是無法控製的。

“……”女兒還在怪她們。

“當初若是你和父親能讓女兒做三王爺的側妃,女兒也不會像現在這般難過,還要被人羞辱。”

謝國公夫人苦口婆心地道:“你堂堂謝家嫡女,怎能為妾?”

就連謝家嫡係的庶女,嫁出去都是做正式的,她一個嫡女又怎麼能為妾?而且還是農女為正她為妾,若真由著她做了玄王的側妃,謝家百年世家的臉麵往哪兒擱。

“母親又怎麼知,嫁給玄王後,女兒不能坐上那正妃之位?”謝嬈的眼中閃過一抹幽幽寒光。

就那賤人,又怎麼會是她的對手?

若她當初入了三王府,就連那小雜種,那賤人也是冇機會生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