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王妃雖然嫁給了二王爺但心裡還想著三王爺這事,那是人儘皆知的,每每遇到有二人在的場合時,不少人可都是親眼看到,二王妃那雙秋水杏眸在追隨著三王爺的身影的。

若不是心中有,又怎會眼中皆是他。

不過因著二王妃和三王爺之前纔是兩情相悅,天造地設的一對,二人被活生生的拆散,一個娶了不喜歡的,一個嫁了不喜歡的,大家都為他們這一對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而感到惋惜,也同情他們。

故而,就算二王妃的目光還追隨著三王爺,心裡想著的也還是三王爺,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對她更多的也是同情憐惜。

但按規矩禮法來說,這就如三王妃所說,是朝秦暮楚,對丈夫的不忠不貞。

蕭霽點著頭沉吟道:“嗯……確實是實話實說。”

蕭霽,謝嬈死死地咬著下唇,憤怒地瞪他一眼。

蕭雲閒也小聲嘀咕了一句:“那可不是汙衊。”

“閉嘴。”皇後忍無可忍地嗬斥道,臉色十分難看。

她的兒媳婦被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朝秦暮楚,心裡冇有她的兒子,對她兒子不忠不貞,她臉色能好看嗎?

她頭都快抬不起來了,更是替自己的兒子憋屈。

這個蕭霽和蕭雲閒也是,都忘了之前叮囑過他們什麼嗎?還跟著說這樣的話,他們是想違背聖意,將之前的事都捅出來嗎?

見兒子被嗬斥了,榮親王妃頓時也黑了臉。

又不止她兒子一個人在說,憑啥隻嗬斥她兒子?

眾人見啟帝聽見三王妃坦蕩承認後,不但冇有斥責三王妃,九皇子和閒世子也說是實話不是汙衊,便在想,這裡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

啟帝心知老三媳婦並不是要將那件事說出來,隻是心裡有怨氣,所以嘴上還是要發泄一下心中的怨氣。她會被世人誤解,被人謾罵,那件事也占了很主要的一部分。

就事論事,從理上論,確實是讓她受了委屈,虧欠了她。

“謝國公夫人你先起來。”啟帝沉聲道。

謝國公夫人以為皇上是要為她女兒做主,所以先讓她起來,便站了起來,起來後還狠狠地等了三王妃一眼。

“老二媳婦。”啟帝看向謝嬈,後者起身,福身說:“兒媳在。”

啟帝接著道:“朕看你母親氣著了,你先扶她下去歇歇吧!”

謝嬈腮幫子發緊地說了一句:“是。”然後便離席,朝母親走去。

皇上這是何意?謝國公夫人有些懵圈兒地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女兒。

皇後心裡難受極了,皇上但凡心裡能有灝兒這個兒子,就該當眾斥責夏藥這個賤人,而不是讓二王妃將謝國公夫人扶下去休息,讓這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嬈兒這……”

謝嬈攙扶著母親的手道:“母親一生氣就容易暈厥,還是先隨女兒下去歇歇吧。”她也儘力在為自己找補著。

想讓眾人以為,皇上讓她扶母親下去歇歇,是因為知道她母親有這個毛病。

謝國公夫人一步三回頭地被女兒扶著離開了,走出老遠也冇明白皇上的用意。

其他人也冇明白,對於皇上的操作都很是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