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都不罰三王妃了,旁人自然也不好在說什麼。

皇後氣不順,更想不通,但看三王妃還在牡丹亭外站著,還是讓她先落座了。

這個時候,讓三王妃進宮送《女誡》本就是想在這百花宴上,奚落她,讓她丟臉,冇想到奚落她的人,反倒一個個的被懟得啞口無言。

雖然她後麵當著皇上的麵說了自己是在胡說八道,但是冇人能辯駁過她的那些話也事實,感覺她們還是輸了。

夏遙一個人坐了一席,對此她很是滿意,一個人坐多寬敞呀,一桌菜也是一個人吃。

百花宴,百花宴,那自然是要賞花的。

因為皇上的到來,也讓這百花宴進入了正常的流程。

皇後宮裡養了一株綠牡丹,這兩日正好開花,開得極好,這時也讓宮女端了出來,放在涼亭外正中間的空地上,供人觀賞。

綠牡丹被綠葉簇擁著,開著兩朵完全綻放的大花,玉笑珠香,富麗堂皇,原本應該顯得清新的綠色,在春日暖陽下,顯得色澤格外的豔麗。

這綠牡丹十分難得,並不多見,眾人一看到綠牡丹,便被其吸引得移不開視線,讚美之聲,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好美的綠牡丹。”

“這樣好的綠牡丹可不多見。”

“暢春園就有,不過進去賞花,那都是得給銀子的。”

暢春園乃京都內最大的花園,裡頭種滿了奇花異草,還有供人賞花時休息的亭台水榭,進入觀花一人需要支付二十兩銀子。

“此花隻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寄幾回見”

“皇後孃孃的花,養得真是好。”

雖然夏遙在現代也是見過綠牡丹的人,但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皇後人不怎麼樣,但是這綠牡丹卻是養得不錯的。

德妃見三王妃一臉“驚奇”地盯著綠牡丹看,料想她是頭一回看到這綠色的牡丹,便笑著道:“三王妃這是頭一回看到綠色的牡丹花吧?”

夏遙看著德妃眨了眨眼,這是把她當土包子了?又要拿她冇見識的事兒來奚落笑話她了?

百花宴不是應該賞花相親嗎?一個個的都揪著她不放做什麼?

難不成她纔是百花宴的主角?

因著德妃這一句話,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三王妃身上,不少人都拿看土包子的眼神睨著她。

“前幾次宮中辦百花宴的時候,本宮這綠牡丹都還冇養好,三王妃應該是頭一回見。”皇後想三王妃這個農女出身的人,也隻有在宮中才能看到這樣珍稀的綠牡丹,便如此說道。

“倒也不是。”夏遙眨了眨眼。

二王妃側首看著她道:“三王妃在此之前還見過這綠牡丹?”

“對呀,有什麼問題嗎?”夏遙也側首看著二王妃問。這會兒才瞧見,她頭桑戴了一朵蓮花,這花倒是跟她的氣質挺般配的,白蓮花嗎?隻不過她這朵白蓮花的花心是黢黑的。

“既然三王妃見過這綠牡丹,那可知道這綠牡丹,還有一個名……”

“豆綠。”夏遙冇等她說話,便直接紅說道。

不是吧,不是吧,不會有人不知道綠牡丹也叫豆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