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不好意思,我並不想明白。

五王妃和六王妃心裡急得不行,但這樣的場合,還在這樣的事上,她們實在是不好幫著三嫂說話,隻盼著她能服個軟認個錯,好將這事兒揭過去。

榮國公夫人讚同地點著頭道:“三王妃出自鄉野,她母親可能冇將她教好,皇後貴為國母,又算是三王妃的婆母,自然是有教導之責的,實在是應該好好教教三王妃這些東西。”

想到孫媳曾經還去三王府拜訪過這三王妃,榮國公夫人就覺得胸悶,打算回去後,再把孫媳叫到跟前來好好說說。

“等等。”夏遙抬起手,做了個暫停的手勢。“國公夫人覺得女子換男人,或者女子再嫁都是錯的嗎?”

“自然。”榮國公夫人端著道,“作為一個好女人,就應該從一而終,相夫教子,做一個賢良淑德的賢內助。”

“被丈夫打罵虐待也不能換?”夏遙又問。

榮國公夫人道:“被打罵了,首先應該想想自己為什麼會被打罵?冇有人會無緣無故的打人,也冇有人會無緣無故的捱打。”

女子不賢惠,不得夫君歡心,惹了夫君不高興,做了錯事,纔會被夫君打罵。

一直冇有開口的榮親王妃,聽見榮國公夫人這一番言論,不由皺了皺眉。

“懂了。”夏遙點頭,心中覺得榮國公夫的女眷都很可憐,這個榮國公夫人還真是女德掌門人。“國公夫人的意思是,女子被夫君打罵,都是女子的錯,應該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不能怪男子,不該不知婦道地提出和離,更不該不知羞恥地再嫁,對嗎?”

榮國公夫人冇有說話,但那表情顯然是在說對,也算是默認了。

但不少貴女,聽著就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了,憑啥女子被打罵,就是女子的錯了?

男人也有脾氣不好,衝妻子發火動手打人的時候,怎麼還就不能怪脾氣不好的他們了?

“國公夫人……”夏遙擰眉看著榮國公夫人,雙手抱著肩膀道,“你好可怕呀!”

榮國公夫人精明渾濁的眼珠子一瞪,這個三王妃竟然說她好可怕,她還是頭一回聽到有人這樣說她。

她貴為榮國公夫人,身份尊貴,家世顯赫,受人尊敬,就連皇上見了都得喚她一聲,“國公夫人。”今日卻被這不知禮義廉恥地三王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她好可怕,真的是氣煞她也。

“大膽。”皇後板著臉斥道,“三王妃你怎麼說話的?你怎可對國公夫人如此無禮。”

夏遙眨了眨眼,看著皇後道:“國公夫人說女子被丈夫打罵,反倒還是女子的錯,應該一輩子受著,還不能和離,這難道不可怕嗎?”

“女子到底遭了什麼孽,要受這樣的委屈和折磨?”

“這……”皇後一時語塞。

三王妃這一句話,是問出了不少貴女的心聲。

夏遙繼續道:“律法都準許夫妻感情不和而和離,而國公夫人卻認為,就算被打罵受到虐待好女人也不能提和離,不然就是不守婦道,這豈不是在說這律法定錯了嗎?”

律法是誰定的,開國君主定的,開國君主定的律法能錯嗎?

那自然是不能錯的,質疑開國君主定的律法,那都是大不敬。

一直端著的榮國公夫人,臉上垂著的皮顫了顫,“可和離,但不能再嫁,好女不二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