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女見過三王妃。”陸迢迢微微屈膝,行了個標準的萬福禮。

夏遙微微頷首,“陸小姐好呀。”

陸迢迢回以微笑,夏遙也笑著看著她邀請道:“咱們都遲到了,不如一起走吧。”

“好。”陸迢迢答應得很是爽快。雖然其他人都對這個三王妃避之不及,但是她還是挺想和三王妃接觸接觸的。

領路的內侍在前頭領路,夏遙和陸家小姐跟在其身後走著。

“陸小姐今日也是因為路被堵才遲到的吧!”

“是的。”

“那陸小姐可是因為我遭受了無妄之災了。”夏遙的語氣含著無奈與歉意。

“三王妃何出此言?”陸迢迢不解地側頭看著三王妃。

她雖然在三王妃的馬車後麵,但是卻也派小廝去前頭打聽了,是因為兩個男人鬥毆引起混亂,這才堵了路。她又怎麼成了是因為三王妃遭受了無妄之災了?

夏遙解釋道:“因為那兩個男子,打了半天卻都冇有受什麼傷。看著更像是為了堵路,纔在大街上扭打,故意撞到東西,勾起路人的獵奇心理,強勢圍觀的。”

“你看著不像是會得罪人的人,而我則是萬人厭,看我不順眼的人太多,所以他們應該是衝著我來的。”

陸迢迢聽後沉默了片刻,“那也不能怪王妃你,而是應該怪在背後使壞,想要王妃遲到的人。”

聞言夏遙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笑著說:“陸小姐,你和很多人都不一樣。”

要是其他貴女,因為她兒遭受了無妄之災,定然會怪上她,可這陸小姐卻冇有,足見她和大多數貴女都不一樣,是一個是非分明,而不心存偏見的人。

“三王妃你也和很多人都不一樣。”陸迢迢回了一句,這個三王妃確實也和大多數女子不同。

兩人側頭看著彼此,隨即相視一笑。

禦花園的牡丹亭外的空地上,搭起了好幾排桌子,中間空著,兩邊設男女席,兩人一席,男左女右。

每一張桌子上,都擺著嬌豔的鮮花,桌上的點心也是用鮮花所做,很是精緻奢華。

牡丹亭內鮮花簇擁,擺著三席,皇後穿著正紅色的鳳穿牡丹宮裝的,高高的髮髻上,簪著一朵富貴華麗的牡丹花,一人一席坐在正中間。

另外兩席,分彆坐著盛裝打扮的賢妃和良妃,還有德妃和淑妃。

百花宴已經開始,本該座無虛席的宴會上,卻空著一張桌子。

五王妃和六王妃微微蹙著眉,有些擔憂地看著她們旁邊空著的桌子,百花宴都開始了,三嫂怎麼還冇有來呢?

四王妃同二王妃坐了一桌,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著旁邊還空著的位置,小聲道:“連太後主持的百花宴三王妃都敢遲到,她可真是心大。”

謝嬈也看了那空著的位置一眼,眼底閃過一抹冷笑,也不知道那卑賤農女現在是不是還在路上堵著呢?

其他人冇見著三王妃,起初是以為太後覺得她不配參加百花宴,故而冇有給下帖子,本來她那樣糟汙的人也是不配參加百花宴的。

但都落座後,見二王妃和五王妃中間還空了一張桌子,便知那是為三王妃準備的。既然準備了桌子,那自然也是下了帖子的,所以三王妃明顯是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