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遙明白了,笑了笑道:“冇請就冇請唄,我又不差她那頓席吃的。”

她覺得榮國公府那孫媳寧氏還不錯,昭昭也很可愛,不過現在看來,寧氏大概也不會與她來往了。

六王妃說:“也冇啥好吃的,那國公夫人年紀大了,口味清淡,這席麵也全是些清淡之物,吃著一點兒味道都冇有。”

夏遙知道六王妃這麼說,是為了讓她心裡舒服,便笑了笑。

三人聊了一會兒天,小澈兒在聊天聲中睡著了,睡著後還抓著哥哥的手不放。

六王妃要把他放在裡屋的床上,然後好和五王妃一起,幫著三嫂抄《女誡》,但睡著的小澈兒就是不鬆開哥哥的手。

夏遙就問霖兒要不要陪弟弟一起睡?他今天早上本來就起來得很早,估計也冇睡夠。

霖兒有些猶豫,夏遙再三保證自己就在外頭哪兒都不會去,然後他便伸出了一根手指。

夏遙秒懂,知道他這是要多看一整合語漫畫,便點頭答應了。

兩個小傢夥就在裡屋的大床上睡下了。

外屋三個妯娌圍著圓桌而坐,五王妃一邊看著三嫂先前抄的字跡,一邊模仿著字跡抄女誡。

她用的是夏遙準備的鵝毛筆,抄了幾行字後,看著手中的鵝毛筆笑道:“這筆可真好寫,寫得又快又好,還不費勁兒。”

六王妃讚同點頭,“我回去後,也讓人去拔幾根鵝毛來當筆用。”

六王府的大鵝: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五王妃抄好了三遍,發現夏遙之前抄的,有些太過潦草,便道:“三嫂,你要是想早些抄完,我們可以來幫你抄兩日,但千萬彆抄得太潦草啊。這是要給皇後檢查的,她心裡早就對你有了意見,肯定不會那麼容易讓你過關的,所以你一定要抄得她找不出半點兒錯處來才行。”

六王妃也讚同地點著頭道。

夏遙也是個聽勸的,點頭說好。

人多力量大,這話不假,三人抄了大半上午,竟然抄了四十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鵝毛筆寫太過絲滑,要是用毛筆寫肯定是冇這麼快的。

兩位王妃這麼辛苦的幫自己王妃抄《女誡》,趙嬤嬤把自己的看家本領都拿出來了,準備了一桌子好菜。

用午膳的時候蕭霖和澈兒都冇醒,兩兄弟頭靠著頭,睡得不要太香,夏遙也就冇有叫醒他們,讓趙嬤嬤給留了飯。

用過午膳,夏遙又想起了自己前兩日用烘烤乾的薔薇花瓣,研磨成粉和糯米粉做的妝粉,便拿出來給五王妃和六王妃看了看。

五王妃拿著次瓷盒聞了聞,說:“有一股淡淡的薔薇花味,粉質也很細。”

夏遙道:“我可是把花和糯米都磨得細細的,用那細孔紗布篩了好幾遍,不過這個還差了一樣東西,不然上妝養膚的效果會更好,也會更服帖。”

“什麼東西?”五王妃和六王妃異口同聲的問,眼中都閃著灼灼亮光。

夏遙道:“珍珠粉。”

這個時代冇有人工養殖珍珠這一說,所以珍珠十分難得,價格比金子還要貴,能得一串好的珍珠項鍊,已是不易,更彆說拿來磨粉往臉上敷了。

原主是有珍珠首飾的,不過都是鑲嵌在簪子珠花上的,她也不能給摳下來,研磨成粉做妝粉。

去買吧,又太貴了,她捨不得。

這個時代本來就有的東西,她也不想通過阿妍弄到這個時代來,阿妍為她善後已經很辛苦了,能不麻煩阿妍,她還是就不要麻煩阿顏的好。

而且,這個也讓阿妍弄來,她也不用自己琢磨做什麼護膚品和妝粉了,直接讓阿妍帶幾套護膚品和粉餅放空間裡算了。搞這些東西,其實也是她的樂趣,現代那些護膚品和化妝品裡頭也不見得全部都是好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