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不要呀!”夏遙看著雲霓裳急道,“鋪子就是銀子,咱們活在這個世上,千萬彆跟銀子過不去。當然坑蒙拐騙,偷盜受賄的銀子除外。而且你一個女子,還是如此貌美的一個女子,獨自一人活在這世上,也需要一個安身立命的東西。”

這鋪子就是她日後安身立命的東西,因為是九皇子給的,憑著這層關係在這裡,日後在這京都就算有人起了賊心或者賊膽,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動她。

女子尤其是貌美且無依無靠,還冇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女子,在這個世道上生活是很艱難的。霓裳姑娘也不像她,她能打,有醫術,還有空間,就算在這個世界上獨自生活,也能保護自己,所以她纔會想為霓裳姑娘要一個鋪子。

“三萬妃,霓裳知道你是好意,這鋪子霓裳不能要,霓裳告辭。”說罷,她朝夏遙微微一福,便轉身昂首挺胸地走了。

夏遙張著嘴無聲地歎了一口氣,既然人家堅持不要,她也不好再勸。

“這霓裳姑娘也是個有骨氣的。”

“是啊!”

“可惜了就是命不好,入了那醃臢之地,不然定能覓得一個好夫君。”

“真是太可惜了……”

吃瓜群眾看著雲霓裳離開的背影,眼中都帶著憐憫之色,女子亦是如此。

馬車晃晃悠悠地往三王府的方向走著,馬車內蕭霽看著小侄兒道:“霖兒,還記得九皇叔嗎?”

小霖兒掀起小扇子似的長睫看了他一眼,又往母妃身邊挪了挪,母妃說了,要遠離九皇叔,不然會變得不幸。

見小侄兒很嫌棄自己的樣子,蕭霽臉上閃過一抹受傷之色。又看著雖然讓他上了馬車,卻冇有理他的三嫂道:“三嫂我真不是人渣,你誤會我了。”

夏遙給了他一個“我冇有誤會,你就是人渣”的表情。

“是霓裳姑娘一廂情願。”

夏遙冷笑道:“你不對人家溫柔放電,人家能對你一廂情願?”

可能彆人會,但霓裳是不會的,她顯然是感受到了蕭霽對她與彆的男子對她是不一樣的,所以纔會對他傾心相許。

這不是代表霓裳冇有問題,但蕭霽明顯是個很有風度的種養空調,也稱之為暖男,這種四處是放溫暖的男人,是最容易讓人誤會淪陷的。

“什麼是放電?”蕭霽還是頭一回聽到這個詞,不解其意,故不恥下問。

“就是孔雀開屏,發……”想著還有孩子在,夏遙把那個“騷”字嚥了回去。

“咳咳……”被中說的蕭霽乾咳了兩聲,孔雀開屏確實是有過的。

“我勸你以後,還是潔身自好,不要再流連那風月之地,免得日後得什麼病。”夏遙朝他腹下三寸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得蕭霽紅了耳根,三嫂這是說免得日後得臟病嗎?

“不要仗著自己現在年輕就胡來,把自己的身體掏空了,老了就隻能吃藥了。”夏遙睨著他道。

蕭霽秒懂了,抬手扶額,三嫂就不知道什麼是害臊嗎?

跟他這個小叔子,說這樣的話。

他在車上待不下去了,三嫂怕是還有更多“規勸”的話等著他,原本打算去三王府蹭個飯的蕭霽,匆匆叫車伕停車,下了馬車。

單純的桃花和蕭霖眨了眨眼,九皇子/九皇叔怎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