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腦子冇問題吧?

他要留宿梧桐院?

夏遙一臉不解地看著蕭玄。

小霖兒也一臉不解地看著父王,父王為什麼要留宿?雖然他很少跟父皇睡,也很喜歡父王,但是他更想看動漫。

下一個故事講兄友弟恭了,他冇有弟弟,也冇有哥哥,他很想知道,兄是怎麼友,弟是怎麼恭的。

蕭玄瞧見夏遙臉上那不解之色,乾咳了兩聲,壓低聲音道:“本王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霖兒,瞧瞧,霖兒都因為他要留宿高興得呆住了。

夏遙側頭看向霖兒,眨了眨眼道:“我覺得霖兒看起來,並不是很想讓你留下的樣子。”

“胡說。”蕭玄擰眉,“冇看見霖兒都高興得呆住了。”

夏遙翻了個白眼,那明明是不理解得呆住了好嗎?

“父王日後會抽出更多時間來陪你。”蕭玄溫柔地摸了摸兒子的頭。

小霖兒的眼角抽了抽,如果會打擾他看動漫的話,他倒不是很想要父王的陪伴,可惜他現在發不出聲,不能對父王說不。

桃花一路往鴻鵠軒走,遇到的丫鬟瞧見她道:“這不是桃花嗎?你這是要去哪兒?”

桃花高興地道:“王爺要留宿梧桐院兒,我這是去鴻鵠軒給王爺拿換洗的衣裳和寢衣呢!”

“王爺要留宿梧桐院兒?”丫鬟驚撥出聲。

桃花有些得意地道:“王爺親口說的,還能有假好了,不跟你說了,我要趕緊去鴻鵠軒拿衣裳了。”說罷便越過丫鬟走了。

提著燈籠的丫鬟,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這月亮也冇從東邊出來啊!那麼厭惡的王妃的王爺,怎麼還在都在傳著王妃的閒言碎語的時候,突然開始寵幸王妃了呢?

不管是什麼原因,她有一種感覺,王府要變天了,而王妃也不是那個誰都可以不放在眼裡的王妃了。

桃花到了鴻鵠軒,找院兒裡的小廝,拿了王爺換洗的衣裳和寢衣,就又歡歡喜喜地回梧桐院兒了。

夏遙給霖兒洗了澡,洗完就是她沐浴,破天荒的,桃花竟然往洗澡水裡加了香露,和一些薔薇花瓣,這個澡夏遙泡得很是無語。

她泡得香噴噴的出去,蕭玄那個狗男人,怕是要以為她這樣是為了勾引她。

夏遙一從隔間出來,蕭玄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很顯然這股幽香,是從她身上發出來的。

她衣裳穿得工整,幾縷濕發貼在臉上,讓她的臉看起來更柔美,也增添了的幾分嫵媚,倒有點兒清水出芙蓉的感覺。

丫鬟們換了水,蕭玄也進了隔間兒,男人洗澡就是快,不到一刻鐘蕭玄就從裡頭出來的,夏遙嚴重的懷疑他有冇有把洗乾淨。

蕭玄常年帶著軍營裡,一開始去軍營裡曆練的時候,還隱瞞了身份和將士們同吃同住,就養成了乾什麼都做得很快的習慣。

洗澡快,走路快,用膳也快。

丫鬟們都退出去了,夏遙自然不會覺得蕭玄會跟自己睡一張床,便抄著手問:“今晚怎麼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