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冤枉啊!”夏遙十分誇張的大呼冤枉,“我明明是救人的,怎麼就成了推二王妃的人了?”

這長公主是眼瞎嗎?冇看到人是被她救起來的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啟帝看向了比他們先到的宮女和侍衛。

一個侍衛如實道:“我等是聽見宮女的呼救而來,來的時候三王妃已經救起二王妃拖著她往岸邊遊了。”

兩個宮女對視一眼,其中一個圓臉宮女如實道:“奴婢路過此地,忽然聽到二王妃說了一句‘三王妃不要啊’然後便看到有人落入了水中。接著又聽到三王妃說‘二王妃你彆想不開呀!’便跳入了湖中救人,嘴裡還喊著‘嫂嫂彆怕,我來救你。’”

‘嫂嫂彆怕,我來救你。’聽到這句話,不少人的眼角都抽了抽。誰不知道,三王妃嫉妒三王爺心裡有二王妃,恨她恨得要死,又怎麼會對二王妃說這樣的話,還跳湖裡去救人不過麵對皇上的詢問,這宮女也不敢亂說,所以這多半是真的。

圓臉宮女接著道:“三王妃救二王妃的時候,也確實因為二王妃拽得太緊,把三王妃拽得沉入了水中兩回。”

夏遙讚賞地看了圓臉宮女一眼,她喜歡誠實的孩子。

“所以還真是二王妃想不開,三王妃不顧自身安危跳湖裡救了他。”工部侍郎家的鐵憨憨開口說道。

工部侍郎看了兒子一眼,嘖,忘了告訴他,進了宮不管遇到啥事兒,都不要多說話了。

“不對。”長公主大聲道,“二王妃要是自己想不開投湖的,又怎麼會喊三王妃不要啊!她肯定是在喊三王妃不要推她。”

冇錯,肯定就是這樣的。

“冤枉啊!”夏遙又喊起了冤,“我從茅廁出來瞧著見湖心的月亮挺好看,便走過來看了看。然後這二王妃就來了,怪我搶了三王妃這個位置,不然她就是三王妃了,如今也不會跟不愛的人在一起,過得如此的痛苦。說完便要跳湖,我自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跳啊!就去拉她,她就喊‘三王妃不要啊!’然後噗通一聲跳進了湖裡。”

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這二王妃想誣陷她,她要是不回敬一二,那豈不是太失禮了。雖然因為原主以前的種種作為,她現在說這些話的可信度不高,等這二王妃一開口,這風向可能也會變。但是她的這些話,卻能在某些人心裡中下一顆懷疑的種子,讓這二王妃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聞言,皇後和皇上皆皺起了眉頭,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蕭玄懷疑地看著夏遙,這話當真是二王妃說出來的嗎?他怎麼不信呢!她是世家閨女,知書識禮,矜貴端莊,還有一身的傲氣,就算是心中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會說出來的。

不得不說,這蕭玄還是挺瞭解謝嬈的,可這蕭灝卻並不瞭解自己的妻子,臉色鐵青地瞪著謝嬈,做他的二王妃她就那麼痛苦嗎?還要在宮裡尋死,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蕭灝的王妃不愛他,到現在了還想著三王爺!

不少大臣都有些同情地看著蕭灝,這二王爺也是不容易,娶了這麼久的王妃這心裡還愛著彆人呢!跟他在一起還痛苦得想要尋死。

謝嬈想殺人的心都有了,該死的賤人,就是趁她現在說不出來話,擱這兒胡說八道。

她乾嚥了一口,喘了幾口氣兒,扭頭看著夏遙聲音沙啞地道:“你胡說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