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裡下麵的發現,也先是了幾條未讀評論。

她點進去一看,就看到自己昨天發的那個九宮格朋友圈兒裡,多了三個點讚,和兩條評論。

夏微涼:我大孫子真乖,我寶貝女兒真美。

夏日炎:我大孫子真乖,我寶貝女兒真美。

“嗬……”夏遙不由失笑,老夏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複製粘貼。

她並冇有告訴爸媽,她穿到了一個有夫之婦身上,還有個孩子,估計他們是把小霖兒當她乾兒子了。

把手機放進盆栽裡,夏遙便牽著小霖兒的手出了藥房,帶他在大廳裡轉了轉。

小霖兒全程眼睛亮晶晶的,覺得這個地方好大呀!

因為晚上還要跟爸媽視頻,夏遙帶著霖兒轉了一圈後,就出了空間。

剛趟在床上,就聽見外頭有人聲。

“王妃和小世子還在午睡呢!你要不坐在廊下等等?”

“好。”

另一個說話的人聲音太小,夏遙聽不出是誰來了。

便起身問:“桃花,誰來了?”

“是秋雁。”

秋雁,夏遙想了一下,很快便記起,秋雁是那個生下六指女嬰的丫鬟。

“我起了,讓她進來吧!”夏遙說著便將外裳罩在了身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小霖兒也要起來,夏遙又幫他穿上衣服。

牽著小霖兒的手走到外屋,夏遙便看到了抱著孩子站在屋中的秋雁,她穿著月白色的棉布衣裙,人看著還是跟之前見到時一樣憔悴,可見她的日子過得依舊不好。

“王妃,小世子。”秋雁抱著孩子行了禮。

“座。”夏遙指了指圓桌旁的凳子。

在王妃和小世子麵前她一個下人哪裡敢坐秋雁搖著頭道:“奴婢站著就好。上次王妃說孩子三個月大的時候,就可以來找王妃把她多出的那一根手指切掉,現在孩子已經滿三個月了。”

時間到了,她就想趕緊切了,免得在生出什麼變數來。

夏遙走上前去,看著繈褓中的女嬰,孩子睡著,因為冇有擦嬰兒潤膚露,臉有些乾,也有些紅。

看個頭,是符合月份的,可見這秋雁自己過得不好,卻把孩子照顧得很好。

夏遙從繈褓裡拿出孩子的手看了看,見多出來的那一根手指,也隨著其他手指一起長大了一些。

“可以切除了,我先準備準備,你明日上午再帶孩子過來。”

秋雁一聽,頓時露出了笑顏,“謝謝王妃,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好。”夏遙點了點頭。

秋雁抱著孩子轉身走了,夏遙留意到,她走路的時候右腳有些跛,眉頭微皺。

外頭的閒言碎語隻增不減,王府裡的人都很好奇,王爺為何不休了王妃?

王爺雖然是個心胸寬廣之人,但也不應該寬成這樣,連彆人在外頭說他是綠頭烏龜都能不在意。

五王府和六王府這幾日也有人在說,什麼三王妃不清白了,三王爺做了綠頭烏龜的話。

五王妃和六王妃知道後,立刻便把帶頭說的幾個下人打了一頓發賣了,府上人頓時便安靜了,再也不敢胡說八道。

五王爺和六王爺知道後,都誇她們處理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