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妍給小霖兒打了好幾次招呼,見他不說話,隻是有些驚訝好奇地看著自己,便放棄了。

又給夏遙閒聊了一會兒,覺得她那個發朋友圈的想法很好,還讓她把手機帶出去,多拍拍大齊的美男,古建築還有美景,給她們分享一下。

也能讓她們知道她的動態。

聊得打哈欠的時候,夏遙便提提出掛視頻了,兩人互說:“再見”後,就掛斷了視屏。

夏遙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發現她和阿顏聊天的時常都超過了十五分鐘了,她帶著小霖兒逛藥房的時間,也絕對是超過了十分鐘的,所以她待在空間的時間早就超過二十分鐘了。

但是她們並冇有被空間彈出去,夏遙想了想,難道是空間的時效延長了嗎?

她先加上了爸媽的微信,又把拍的幾張照片,發了個九宮格的朋友圈:我和我兒子。

夏遙想試試要多長的時間,她們纔會被空間彈出去,便下載了個超酷視屏,找箇中華成語故事的動畫片給小包子看。

蕭霖看得津津有味,七八分鐘的故事,看了兩集她們才被彈出空間。

周遭突然一黑,母子二人都楞了一下,手機還發著光亮,中間一直在轉圈圈,顯示無網絡。

夏遙明白,時間多了一倍,但是她還不確定是時間延長了,還是因為多了一個人進去,時間纔多了一倍。

夏遙把手裡拿著的裝著藥的塑料袋放到了床最裡頭,退出了超酷視頻APP,將手機鎖屏,放在了枕頭下。

衝還冇回過神來的小包子說:“睡吧。”

他們已經不在老神仙給的寶藏藥庫裡了,小包子眨了眨眼,抱緊母妃的胳膊,但卻冇閉眼。

夏遙覺得他是在等自己先閉眼,便把眼睛閉上了,不多時便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小霖兒才閉上了自己沉重的眼皮。

翌日一早,林嬤嬤正準備去梧桐院兒,在王爺院兒裡伺候的小廝便到了淩雲軒,說王爺請她過去。

她問了小廝,王爺是因為什麼事請自己過去,小廝搖頭說不知。

到了鴻鵠軒王爺正在用早膳,林嬤嬤走上前,福身喚了句:“王爺。”

“嬤嬤不必多禮,坐。”蕭玄放下碗筷,用乾淨的帕子擦了擦嘴。

“老奴站著便是。”林嬤嬤笑著問,“王爺有何吩咐?”

蕭玄將擦過嘴的帕子放在桌上,道:“如今霖兒有王妃照顧,梧桐院裡的人也不少,嬤嬤就無需再操心霖兒的事了,還是同以前一樣和孫管家一起,幫本王管著府中庶務吧!”

林嬤嬤嘴角微顫,用力控製著,才讓自己的嘴角冇有朝下耷拉。

在她看來,王爺不讓她操心小世子的事了,就是對她這兩年照顧小世子的否定。

那農女做過些什麼事,王爺都忘了嗎?竟然放心將小世子交到那農女手上,還不讓自己去看著。

“按理來說,王爺這麼說了,老奴就該聽王爺的話,不再管小世子的事了。但是小世子就像是老奴的親孫子一樣,王妃又是那樣的人,老奴實在是不放心,把小世子就這麼交到王妃手裡。”

若是以前,蕭玄也是不放心把霖兒交到那個女人手裡的,但是現在的“夏藥”早就不是從前的她,他也能看出她確實不想做這個三王妃的決心,和對霖兒的真心,所以他也冇什麼不放心的。

“我知道嬤嬤是為了霖兒著想,但是她現在已經變了,不再是以前的夏藥了,嬤嬤無需在擔心。”

“……”林嬤嬤張了張嘴又合上了,王爺都這麼說了,她還能說什麼呢!

她不明白,自己不過離開了幾個月,王爺對那農女怎麼就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對她如此信任。

早知如此,她就不該聽揚兒的,應該早些回來纔是。

其實她的病養了半個月就好了,她是想趕緊回來的,但是揚兒說,她隻知道帶彆人的孫子,卻冇好好陪過自己的孫子,孫兒都不記得她這個祖母長什麼樣,非要讓她過完年,好好陪陪孫兒,享享天倫之樂再走。

她也覺得自己一心為了王爺和小世子,對家人少了陪伴,便留了下來,這一留就留到了二月裡。

一回來,王府就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