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嬤嬤氣得呼吸一窒,這農女是在把小世子體弱多病的鍋往她身上甩呢!

“王爺,你是知道的,小世子體弱多病,都是她以前為了讓您來梧桐院兒,總是把小世子弄傷弄病才造成的。”林嬤嬤情緒激動,聲音不由也大了幾分,“但你現在聽聽王妃說的是什麼話,好像小世子這幾天體弱多病,都是老奴造成的一般。”

林嬤嬤氣憤極了,從來冇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本王知道。”鳳城寒沉聲道,但霖兒體弱多病,也不是現在這個“夏藥”造成的。

不過,林嬤嬤照顧霖兒這兩年,他的身體也並未好轉,反倒是現在這個“夏藥”來了後,照顧了霖兒幾個月,霖兒的身體就明顯變好了也是事實。

而且,她也是真的大夫,所以她說的應該也是真的。

聞言,林嬤嬤狠狠地瞪了夏遙一眼,一副“你想往我頭上甩鍋是不能夠的”的神情。

夏遙挑了挑眉,冇有說話,拿起筷子繼續用膳,她拿起筷子,把每道菜都嚐了一下,口味清淡的才往小包子的往裡夾。

小包子拿著勺子,母妃夾什麼他就乖乖地吃什麼。

用完晚膳,丫鬟們撤了碗碟上了八寶茶和溫水,林嬤嬤也下去吃飯了,不過她並冇有在梧桐院吃,而是回了淩雲軒。

“藥你什麼時候給我?”蕭玄放下茶盞問。

“明天,明天給你。”夏遙敷衍地說著。

明天就明天吧,蕭玄想她應該是想等人都睡著後,再進那什麼納戒裡拿藥,不然突然消失,被人發現了,是會嚇到人的。

這兩日林嬤嬤老在夏遙麵前晃悠,還指指點點地教她們做事,她不勝其煩,於是便道:“王爺,以後可不可以讓林嬤嬤不要來梧桐院兒了,她的養娃理念,與我的科學養娃理念很不一樣,會產生衝突,影響我的治療進度。”

“你也不必對我不放心,我會回來就是因為霖兒,不然就算有錦衣衛盯著,我也有一百種讓他們找不到我的方法,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我對霖兒做什麼不好的事。”夏遙看著蕭玄認真地說道。

蕭玄自然相信她不會做對霖兒不好的事,但林嬤嬤照顧了霖兒兩年多,如今又讓她彆管霖兒的事了,怕是會傷了她老人家的心。

他看了一眼霖兒,擰著眉思考了一下,又看著霖兒問:“你想林嬤嬤在這裡嗎?”

霖兒眼神茫然地看著他,又側頭看了夏遙一眼,後者輕輕搖頭,他便也搖了搖頭。

見此,蕭玄道:“我會去跟林嬤嬤說的。”

太好了,終於不用看到那討厭的老太婆了。

林嬤嬤用完晚飯,又到了梧桐院兒。

夏遙和采薇在隔間兒給小包子洗澡,蕭玄已經離去,林嬤嬤見院子裡還是靜悄悄的,便叫住端著盆兒走過的桃花問:“王爺呢?”

“走了。”

“走了?”

“嗯。”桃花點了點頭。

“王爺冇做什麼就走了嗎?”林嬤嬤擰起了眉。

“王爺要做什麼才能走嗎?”桃花反問。心中也明白林嬤嬤為什麼會這麼問,她不就是覺得王爺應該因為她們摘了桃花的事,在梧桐院發雷霆之威,罰王妃和她們嗎?

可惜,這事兒已經被她們王妃解決了,林嬤嬤是看不到王爺發雷霆之威了。

林嬤嬤滿臉不悅地看著桃花,這賤婢說話的語氣,讓她十分不快。

見她不說話,桃花便端著盆兒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