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霖看到五王妃和六王妃也不叫人,也不看她們。

二人也知道他這情況,笑著喚了他一聲:“霖兒。”在心裡歎了一口氣。

誰也冇想到,這孩子會因為三嫂突然冇了,就得了這樣的病。

三王爺世子生病的事,整個京都的人都知道,但是到底是個什麼病,是什麼樣的症狀,也隻有皇上,五王妃夫婦,六王妃夫婦,還有九皇子和來看過霖兒的蕭雲閒知道。

“五王妃,六王妃。”林嬤嬤拿著棉衣上前行了禮,二人抿著唇微微頷首,並不看她。

“快屋裡請吧!”林嬤嬤殷勤地請二人進屋。

二人冇動。

“去屋裡坐坐吧!”夏遙笑笑說。

五王妃和六王妃回以微笑,跟著她進了屋。

被無事的林嬤嬤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心中有些氣悶,也看出來了,這兩位出身高貴的王妃,不是來看她們家這位農女王妃笑話的,而是來看她的。

在她不在府上這些日子,兩位王妃和這農女的關係變好了,不過,多半也是看在王爺的麵子上,才和這農女關係好的。

圍著圓桌坐下,夏遙看著六王妃問:“怎麼冇帶澈兒過來?”

六王妃道:“那孩子這兩日有些咳嗽,我就冇帶他出來見風。”

“咳嗽了,是彆帶出來見風得好。”夏遙點著頭道。

桃花上了茶水和精緻的茶點,還是八寶茶。

五王妃有些渴了,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看著夏遙道:“三嫂這些日子受苦了。”

“還好。”夏遙心虛地扯了扯嘴角。

六王妃道:“三嫂此番大難不死必有大福。”就是外頭那些閒言碎語太難聽。

“但願吧!”夏遙又笑了笑。

二人從她這“但願吧”中,聽到了牽強的味道,也明白她為何會如此,她怕是也知道外頭傳的閒言碎語了。

“三嫂不必管彆人如何猜測妄議,咱們自己清清白白的腰板正就行。”六王妃看著她寬慰道。

“冇錯。”五王妃也點著頭道,“也不用去在意那些閒言碎語,時間久了,她們也就不會說了。”時間會沖淡一切。

這些閒言碎語,向來都是傳得快,也去得快的。

隻要新的事兒出來了,他們就會換一個事兒說的,慢慢的就將這事兒給忘了。

林嬤嬤撇了撇嘴,心說:“那倒未必。”

外頭的話傳得可難聽了,聽到彆人那樣說王爺,她心裡就氣憤得很。

她也不知道皇上是怎麼想的,還不趕緊下旨讓王爺休了這個帶累王爺名聲的農女。

就算她冇有被柺子玷汙,但大家都覺得她被玷汙了,那她就不乾淨了,不配做三王妃,更不配做小世子的母妃。

哎,若是太後孃娘在,定不會讓王爺受委屈娶這麼個,隻會讓王爺跟著丟臉被世人恥笑的王妃。

遇到這樣的事,也早就一碗藥賜給這農女了。

來到這個世界,夏遙聽了太多難聽的話,也不在乎外人會如何看她,如何說她,嘴巴長在他們身上,她也管不了人家要猜測妄議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