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玄又給兒子餵了半杯水,趙嬤嬤端著熬了許久的魚茸粥和水蒸蛋進來。

蕭玄餵了一碗蛋羹,半碗魚茸粥,再喂的時候蕭霖就彆過臉不吃了。

林嬤嬤瞧他吃得嘴角有些臟,拿了帕子上前,想要給他擦嘴,他無神的黑瞳裡閃過一抹驚色,連忙往父王身邊躲。

“王爺……”林嬤嬤手僵在半空中,一臉委屈受傷的看著蕭玄。

蕭玄立刻板著臉,衝兒子道:“霖兒,不可這麼對嬤嬤。”

蕭霖明顯的瑟縮了一下,林嬤嬤再給他擦嘴的時候,他依舊躲。

蕭玄臉色更加難看了,覺得他這樣實在是有些不像話。

見此,趙嬤嬤連忙掏出帕子上前,將小世子的嘴角擦乾淨了。道:“王爺昨夜林嬤嬤將小世子嚇壞了,小世子現在纔會害怕林嬤嬤近身的。王爺你不知道,林嬤嬤她……”

蕭玄劍眉一蹙,“發生了什麼事兒,林嬤嬤都跟本王說了,你無需再在本王麵前多言。”

都說了?趙嬤嬤驀然抬頭看向林嬤嬤,冇錯過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得意之色。便知道她給王爺說的,定然都是歪曲的事實,順便還告了她們一狀。

“王爺。”桃花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梅花她是冤枉的,她冇有偷林嬤嬤的金簪,是昨日她……”

蕭玄麵色一沉,“本王說了,無需在本王麵前多言。”當著他的麵,她們還想汙衊林嬤嬤呢!

對林嬤嬤,他可比對她們清楚得多,不要以為她們人多,就可以歪曲事實,往林嬤嬤身上潑臟水。

桃花被王爺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之氣,嚇得噤了聲。

趙嬤嬤和采薇對視一眼,雙雙心涼,王爺竟然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她們,她們又怎麼能指望王爺給梅花伸冤。

她們終於明白,林嬤嬤為什麼能那麼有恃無恐了,她們所有人的嘴,也抵不上她一張嘴裡說出來的話。

看王爺的樣子,心裡必然是對她們生出了諸多不滿,若是再說下去,怕是連她們都會跟著遭殃。

她們倒不是怕自己遭殃,隻是怕她們要是像梅花一樣被關起來,或者是被攆了,小世子冇了人照顧,讓王妃在地底下都不能放心,對於林嬤嬤她們是一萬個不放心的。

桃花依舊跪著,采薇和趙嬤嬤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

這時,趙延來報,說九皇子來看小世子了,蕭玄便讓趙嬤嬤她們先下去做事了。

不多是,蕭霽就進來了,還帶來了用機關術做出來的木人偶,扭動人偶身後的機關,再把人偶放在地上,人偶就能自己在地上走。

蕭霽興致勃勃的在霖兒麵前演示,但霖兒依舊眼神空洞地看著門口,連看都冇有看一眼。

演示了白天侄兒連個反應都冇有,蕭霽心裡升起了一股挫敗感,但更多的還是心疼。

“任府醫,和禦醫們就一點兒法子都冇有嗎?”他擰著眉問。

蕭玄搖搖頭,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道:“任府醫和禦醫都說他這是心病。”

心病還需心要醫,這心藥自然便是那個拋夫棄子的女人,他已經讓人四處張貼重金求醫的告示,以為求醫,二是為了給那個女人看。若是她還有一點兒良知,就應該在看到後自己回來,若不回,被他找到後,就彆怪他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