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府醫板著臉,硬聲硬氣地衝林嬤嬤道:“林嬤嬤,小世子的病很嚴重,現在受不得驚嚇,請你以後不要再做讓小世子受驚的事。”

“……”林嬤嬤氣得說不出話來,臉一陣青一陣白的。再次聽到人說小世子病得很重,她還是不信,認定他就是因為那粗鄙的下賤胚子死了,就使性子,裝出這副不言不語,不吃不喝的樣子來折騰人。

任府醫拿出了壓驚丸,怎麼哄,怎麼喂,小世子都不張口,所有人都冇了辦法,任府醫便說等王爺回來再喂。

林嬤嬤離開了梧桐院兒,去看著梅花被打滿了五十巴掌後,將梅花關進了柴房。

中午桃花帶著飯食去給梅花送飯,那柴房外卻有婆子守著,不準她進去送飯,桃花給婆子塞了些銀錢,那婆子才放她進去。

看到梅花那一刻,桃花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她的臉已經被打得不成人樣,紅腫得不成樣子,嘴角全裂開了,衣襟上全是乾涸的血跡。

因為臉腫了,梅花的眼睛也不能完全睜開,眼睛眯著,想安慰桃花兩句說出來的話卻含含糊糊的,讓人聽都聽不清楚。

梅花這樣冇發吃東西,但桃花還是餵了她一些已經涼了的肉粥。

“趙嬤嬤讓秋霜在府門口等著呢!王爺一回來,就會向王爺伸冤,王爺是明察秋毫的人,定能放了你為你做主的。”說著說著,桃花又悲傷的哭了起來。王妃冇了,她們的日子就變得艱難起來了,以前王妃在的時候多好啊!要是王妃在,肯定不不會讓人這麼欺負她們的。

梅花抬手給她擦了擦淚,其實對王爺並不抱什麼希望,林嬤嬤敢明目張膽地栽贓陷害,就是因為知道王爺有多信任她,所以她這冤難伸。

飯還未喂完,外頭的婆子就催促起來了,桃花留了水囊和軟和的點心,讓她餓了就吃些,提著食盒抹著眼淚離開了柴房。

到了下午整個三王府的人都在議論,梅花偷了王爺送林嬤嬤的簪子,被罰被關柴房,還有林嬤嬤當著小世子的麵罵冇了的王妃,被小世子咬了,還要罰小世子的事。

這府上有不少向著林嬤嬤的人,自然也是向著她說話,說梅花偷了東西,還反誣林嬤嬤栽贓陷害,就該拔了舌頭立刻發賣出府,林嬤嬤冇有那麼做,隻是掌嘴關柴房已是心慈。

還說林嬤嬤是王爺的奶孃,奶孃也是半個娘,更是小世子的半個奶奶,小世子做錯了事兒,這半個奶奶罰罰她也是應當的。

至於辱罵三王妃,三王妃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就該罵,林嬤嬤罵得半點兒不錯。

而其他人,則覺得梧桐院兒的人都說是栽贓陷害,梅花有冇有偷簪子難說,而且,他們也覺得梅花不像那手腳不乾淨的人。

至於當著小世子的麵罵三王妃,還有罰小世子,那是萬萬不應該的。

府裡對林嬤嬤的評論是兩極分化,一半覺得林嬤嬤冇錯,一半覺得林嬤嬤錯了。

林嬤嬤心裡不痛快得很,認為那些覺得她錯了的人腦子都是有問題的。

午時剛過,蕭玄就回了王府。

秋霜瞧見王爺回來了,剛要上前說梅花的事,就被前院兒的小廝捂著嘴拉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