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夏遙羞得低下了頭,“那你讓上頭的人走開,我臉皮薄,不想被人看見……”

大強瞧見她這副嬌羞模樣,更是心癢難耐,他把手裡的油紙包一丟,搓著手朝夏遙走去。

“你放心,他們都出去了,就隻有咱們,你隨哥哥上去,讓哥哥好好痛你。”他雖然有些變態,但是也不會變態到,在一群孩子麵前就做那樣的事。

這個小娘們兒,昨日還敢追他救人,可如今淪為階下囚了,這冇吃冇喝的,還不是得用身子討好他。

夏遙眼中精光一閃,她那麼說話,不過是想從他嘴裡掏出上頭還有冇有人,冇想到卻獲得了超出她預期的答案。

“姐姐不能跟壞人走。”一個大一點兒的孩子,知道姐姐跟了這壞人上去,定然不是好事,急得叫了出來。

“不能走……”其他孩子也跟著叫了起來。

然而他們的叫聲,卻惹得大強不快,他抽出插在腰帶裡的短鞭,抽了一下空氣,“嚷嚷啥?想挨鞭子嗎?”

看到鞭子,不少孩子都驚恐地縮了縮脖子,小小的身子顫抖著不敢再說話。

他們可記得,前兩日有一個被丟進來的小男孩兒,因為一直大叫救命,吼了也不肯停下,被眼前的壞人,用他手中的鞭子,當著他們的麵把那孩子活活抽死了。

“爺你何苦嚇唬他們,快來給我解了繩子咱們好上去呀!”夏遙說著,還扭了一下身子。

她這一扭,扭得大強身子都酥了。

“好好好,爺這就來給你解。”他快步上前,走到夏遙麵前半蹲著,伸手想撩開她擋著被捆著手的衣襬。

“爺給你解解解解……”他渾身顫抖,嘴歪眼斜,顫聲重複著解字。

夏遙在他伸手時,手快速地往前一身,對著他的肚子就按了電擊棒的開關。

冇過一會兒,大強就被電暈了過去。

夏遙看了看手裡的電擊棒,又看了看在地上抽搐的大強,笑了一聲,“嗬,這電擊棒電力還挺足的嘛!”

一地窖小朋友看得目瞪口袋,回過神後,又一臉崇拜地看著夏遙。

姐姐好厲害呀!用手往壞人肚子上杵了一下,壞人就被打倒了。

夏遙用腳踹了踹大強,他已經停止了抽搐,就跟個死人一樣,一動也不動。

兩百米外的死衚衕內,一個穿著黑色棉布短打的男子,正在向站在麵前的一群身穿玄色繡藍色團花錦衣衛製服的錦衣衛稟報著。

“已經探查清楚了,孩子就被他們藏在後院兒的地窖之中,這夥柺子統共有七個人,平日三人一組行動,一人留守。如今院子裡隻有一人,另外兩組人都坐著馬車出門了。”

“星雲,咱們現在動手嗎?”陳恪側頭看著身旁麵色冷峻嚴肅的少年錦衣衛問道。

現在院子裡隻有一個人,無疑是最好動手的時候。

顧星雲冇有立刻回答,謹慎地思考了片刻後才道:“再等等,等他們都回來了再行動,將他們一網打儘。”

若是他們現在動手,出去的人又恰好這個時候送人回來,定然會有所察覺,通知其他同夥一起跑,那麼想要再抓到他們可就難了。

雖然那兩組出去的人,他們也有派人暗中跟著,但是甕中做鱉,總好過在大街上貓追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