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藉著手機手電筒的光亮,夏遙看清了她們所處的地窖,地窖約莫有三十來平,有兩米高,隻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頂。

地窖邊緣的頂上麵有一個出口,被一塊石板蓋住了。這麼高的距離,柺子不可能是直接將人扔下來的,他們放孩子下來的時候,應該會從上麵搭梯子。

不大的地窖裡,關著十多個孩子,都是男孩,看著年歲都不大,有兩三歲的,也有四五歲的,最大的應該才五六歲。

孩子們用手擋著刺眼的亮光,大多都穿著普通的棉布衣裳,有些看著還整潔,有的看著則是亂糟糟臟兮兮的。

顯然,看著整潔的應該是被關進來不久的,臟兮兮的應該關進來有些時日了。

漸漸的孩子們的眼睛適應了亮光,如墨的眼珠子,好奇地盯著夏遙手中發光的手機。

“好亮啊……”

“是呀,比趙伯伯家的馬燈還要亮呢!”

“是白白的光,跟太陽一樣,可是不熱誒……”

好奇的孩子們,此刻已經忘記饑餓和恐懼。

“姐姐,糖糖呢?”最小的孩子,晃晃悠悠地走到夏遙麵前,用手扯著她的衣襬問,還吸溜了一下流到嘴邊的鼻涕。

夏遙掏出帕子,蹲在地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帕子給看著才兩歲的孩子擦著鼻涕。

“你叫什麼名字呀?”邊擦邊溫柔地問道。

“陽陽~”小傢夥乖乖地回答道,可能餓久了,聲音有些有氣無力的。

“陽陽今年幾歲了呀?”夏遙另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額頭,不燙,這麼小的孩子,待在這樣的環境下,還冇有生病,這身體素質屬實是不錯了。

“兩歲啦……”小傢夥伸出了三根手指。

夏遙笑了笑,收起帕子,打開了放在地上的葡萄糖蓋子,衝要圍上來的其他孩子道:“你們乖乖排隊,姐姐先餵你們喝糖水,在挨著給你們發糖。”

受了驚嚇,挨著餓的孩子們都十分聽話,一個挨一個的排著隊。壓根就冇有去想,這個姐姐手裡透明的瓶子是怎麼來的。

夏遙先喂陽陽喝了幾口葡萄糖,小傢夥還是頭一回喝這麼甜的糖水,咕咚咕咚的喝著,眼睛亮亮的。

喂完陽陽,她就讓他到一旁坐著,又喂其他孩子,喂的時候都會問一下,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了,遇到口音不一樣的,還會問他是哪裡人,小的不知道,大的卻是知道的。

夏遙發現,這些孩子之中,竟然還有京都的孩子,而且還不少,攏共有十三個孩子,能說出自己是京都的就是有六個,被關到這兒來的時間還不一樣。

可見,此處是柺子們的老巢,從京都拐了孩子,他們應該是立即就送到了這裡來。

京都離青州城並不遠,坐馬車的話也不過就大半日的功夫而已。

喂完糖水,夏遙又挨個給他們發了維C咀嚼片,一人發了四顆。

“好酸呀……”把咀嚼片放入嘴裡的孩子,酸得縮著脖子眯起了眼睛。

“是好酸,但嚼著嚼著就甜了。”

“又酸又甜的好好吃。”

“糖糖是粉色的,也好好看呀!”

有個叫李子安的孩子,吃了一顆後,就小心翼翼地把咀嚼片,放在了裡衣上縫著的小袋子裡。

“怎麼不吃了?是不喜歡嗎?”夏遙瞧見了,看著他輕聲問。

子安要搖了搖頭,“喜歡的,我想留著給爹孃和妹妹吃。”他今年四歲了,家裡還有一個才一歲的妹妹。

才四歲的孩子,完全冇有意識到,他有可能永遠都回不了家了。

夏遙心中一軟,抬頭被石板蓋著的出口,在心裡思考著要如何脫身,如何將這些孩子完完整整的帶出去。

思考了一會兒,她以燈冇油了為由,關了手電筒,意念一動進入了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