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蕭玄第三次來夏家,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和小女孩兒,他想了好一會兒,纔想起這女人是大舅哥的夫人,這小女孩兒應該是大舅哥的女兒,不過他上次來夏家的時候,還冇這個小女孩兒。

“大嫂請起。”蕭玄抬手虛扶了一把。

周荷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聽見高高在上的三王爺喊她一聲大嫂,護著女兒站了起來。

在後院兒餵雞,喂完就準備繼續去尋找阿妹屍體的夏大壯,聽見周荷的叫聲,便連忙從後院走到了前院兒。

夏勉不在家,說秋闈在即,他不能請太久的假,一大早就去書院了,出門的時候夏大壯還罵了他,打了他一巴掌。

夏大壯說阿妹的屍體都冇找到,他就要去書院,問他還是不是人。

夏勉回了一句,“我冇有阿妹。”夏大壯纔沒忍住朝他動了手,一巴掌拍在了他背上。

夏大壯走到前院兒,看到院子裡站著的人,沉著臉問:“三王爺來做什麼?”

蕭玄道:“本王來找嶽父嶽母問點事。”

“這裡哪裡有王爺你的嶽父嶽母?”一向直腸子的夏大壯竟然說起了陰陽怪氣的話。

哪家的女婿成親六年,才登嶽家的門?

蕭玄皺了皺眉,他知道夏家人對他心有怨氣,但是這怨氣他何嘗又冇有呢?這門親事也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因為皇後和夏藥的設計,與夏家結了親,他自然也做不到對夏家有多親厚。

夏山和夏勉去撈屍體的時候,蕭玄是上前去行禮打了招呼的,不過夏山隻是還禮喚了一句三王爺,就跟兩個兒子去撈女兒的屍體了,從此和蕭玄再無交流。

“大膽。”趙延見不得自家王爺被人如此對待,厲聲嗬斥。

蕭玄抬手示意趙延不要說完,趙延憤憤地閉上了嘴。就王妃以前做的那些事,夏家教養出這麼個女兒有什麼資格對他們家王爺有怨氣?

“本王隻是有幾句話要問而已,問完就走。”

屋裡的孔氏和夏山隱約聽到院中的對話聲,知道是三王爺來了,便有氣無力地大喊:“大壯,讓王爺進來。”

夏大壯哼了一聲,轉身往東廂房走,蕭玄抬腳跟上,進屋前讓趙延他們在外頭等著。

一進屋,蕭玄就聞到了一股藥味兒。

走進裡間,見夏山夫婦一臉病容地躺在床上,蕭玄的腳步頓了一下。

“嶽父,嶽母。”蕭玄揖手行禮。

孔氏靠著枕頭看著六年冇見的女婿,心裡酸的鹹的苦的滋味兒全攪在了一起。

女兒在時這個尊貴的女婿冇登過門,如今女兒冇了,這女婿反倒是登門了。

夏山手撐著床板坐起,靠著床架看著蕭玄道:“我們老兩口現在下不來床,不能起身行禮,還請王爺勿怪,咳咳……”

“嶽父言重了。”

“不知王爺今日前來所為何事?”夏山學著戲文裡的人文縐縐地開口問道。

“有幾句話想問嶽父嶽母。”

“請問。”

“去護國寺的前一天王妃她來夏家,可與二位說過什麼反常的話?”蕭玄看著二老問道。

夏山夫婦對視了一眼,齊齊搖頭,“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