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王妃笑嗬嗬地看著小霖兒,隻希望自己日後能生一個跟他一樣可愛懂事的孩子。

三王府隻有這麼一個孩子,他肯定是覺得孤單了,五王妃很想跟夏遙說,就一個孩子太孤單了,讓她再生一個的話。但是又覺得她和三王爺這關係,想要生一個怕是很難,說出來隻會讓她覺得難堪,便忍住了。

“五王妃不是要解簽嗎?我跟你一起去聽聽師傅怎麼說。”夏遙轉移了話題。

“哦,好。”

走到解簽的師傅麵前,師傅接過簽,找到了對應的簽文,是兩句寓意著子孫滿堂的詩句,可把五王妃高興壞了,立刻讓丫鬟捐了五百兩香油錢。

見五王妃一捐就捐五百兩,夏遙覺得她好有錢,且壕無任性。

捐了香油錢的五王妃正要離開,一隻白嫩嫩的手,捏著一支上上簽,遞給瞭解簽的師傅。

“你什麼時候去求的?”夏遙順著手,看到了小包子白白嫩嫩的小臉兒。

“五皇嬸解簽的時候呀~”小傢夥奶聲奶氣地道。“我求的是讓母妃給我生個小弟弟,是上上簽喲。”小傢夥高興得彎了眉眼,他知道,上上簽是最好的。

解簽的師傅笑著接過,“確實是上上簽。”轉身尋找簽文,找到後又轉過身笑著說,“這位小施主求的簽的簽文,與這位女施主求的是一樣的。”

小霖兒接過簽文,念著上頭的詩句,“家和人興百福至,兒孫繞膝花滿堂。”

“我會有弟弟是嗎?”小霖兒揚起頭問。

解簽的師傅笑著點頭,“小施主定會心想事成,而且……”他瞧著夏遙看了兩眼,“這位女施主也是多子多福,旺子旺夫的麵向,女施主是有大福運的人。”

聞言,殿內的少婦們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覺得這解簽的師傅肯定是不會看麵向,在胡說八道。

這三王妃出身卑賤,又是用的那樣不乾淨地手段跟三王爺在一起的,還傷害自己的孩子,她又怎麼可能是旺子旺夫的人?她明明是坑夫害子之人。

這樣的人若多子多福,還有大福運,那可真真兒是老天爺不開眼了。

不但其他人不信,夏遙自己也是不信的,她都這麼倒黴,穿越到這兒來,成為背鍋俠了,還能有什麼大福運?

而且,她怕痛,在這個時代生孩子,風險係數更高,所以她是不會多生孩子的,多子多福,純屬無稽之談。

不過,當著菩薩的麵,她是不會反駁人家的弟子的。

謝嬈同她娘謝夫人還有嫂嫂吳氏一步入觀音殿,便看見解簽的僧人,在看著夏藥那個農女說,她是多子多福,旺子旺夫的麵向,還是什麼有大福運之人,頓時變了臉色。

謝夫人也變了臉色,原本她們謝家也是看好三王爺的,想要三王爺做她們謝家的女婿,因為三王爺無論從才學,武藝,膽識,各種能力上,都比所有皇子更出色,而且還手握重兵,不知道比二王爺強了多少倍。

謝家將蕭玄視為最佳女婿人選,可這個最佳女婿人選,她們謝家嫡女的心上人,就這麼被個農女給搶了,謝夫人是最替女兒不平的,也將這上不得檯麵的三王妃視為眼中釘。

如今聽到解簽的僧人說,三王妃多子多福,旺子旺夫,還有大福運,她這心裡就冒出了一股邪火。

她也知道,那事不是三王妃一個農女能做成的,但是她還能去恨皇後,怨皇後嗎?

她上下瞥了一眼解簽的僧人,見不是以前的了,眼白一翻,“護國寺乃皇家寺廟,怎麼還將趨炎附勢,見人穿戴富貴,就撿好聽的話奉承的人給招進來了?當真是有辱皇家寺廟的門風。”

她斷定這僧人是知道三王妃的身份,才故意說那些奉承話的,佛門弟子,還如此勢利,當真是辱了佛門清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