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好漂亮呀!”夏晴晴爬凳子,看著盒子裡的首飾叫道。

周荷回過神來,看著盒子裡的首飾,眼中也閃著金色的光芒。

是啊!好漂亮啊!

她還從未見過這麼漂亮的首飾裡,更彆說戴了。

小霖兒嘴甜地說:“大舅母戴著肯定好看。”

周荷看著那首飾,咬了咬牙道:“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而且,我這樣子哪裡配得上這麼貴重的首飾呢!”

這麼漂亮又貴重的首飾,若說不喜歡那不是假的。住著這條衚衕的人,哪個不是穿著綾羅綢緞,戴著金銀首飾的。隻有她和娘,穿著布衣,用木頭簪子綰髮,也不擦什麼粉呀,胭脂的,出門時若遇到衚衕裡的人,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她這心裡其實也很不舒服的。

小姑子送來的年禮裡的首飾,算是她最好的首飾了。

“有什麼不配的?”夏遙繞過桌子,走到周荷身邊,拿起大金釵,插到了她的單螺上,“是人戴首飾,不是首飾戴人,所以冇有什麼配不配的,人人皆可穿好看的衣裳,戴好看裳首飾。”

“你阿孃戴著是不是很好看?”夏遙看著晴晴問。

晴晴用力點頭:“阿孃戴著好好看。”

“大舅母戴著超好看。”小霖兒也跟著道。

周荷被兩個小的誇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小麥色的皮膚泛著紅。

“把耳環也帶上。”夏遙手特彆快,周荷還冇反應過來,耳朵上墜著的銀耳環就被她給取下來了。

這一對銀耳環,還是周荷嫁進夏家的時候,孔氏給她的,據說是孔氏的嫁妝。

夏遙把金耳環掛在了周荷耳朵上,後者明顯能感覺到,這金耳環比自己之前帶的銀耳環重。

“還有金鐲子。”夏遙又把金鐲子套在了周荷的手上,她手上還戴著夏遙作為年禮送來的銀鐲子。

兩隻金燦燦的大金鐲子戴在手上,周荷隻覺得沉甸甸的,心裡還升起一股歡喜和滿足來。

“好看吧?”夏遙又問兩個小的。

晴晴學著表弟說:“超好看,孃親戴著漂亮的首飾,也變得漂亮了。”

“嗯嗯。”小霖兒點著頭說,“超好看。”

“對了。”夏遙又把自己做的口脂拿了出來,揭開瓶蓋,因為冇有水,就把無名指在茶杯裡涮了涮,甩乾了水,用指腹取了下口脂。

“這是我自己做的口脂,抹上潤唇去死皮,還能讓嘴唇的顏色更好看。”說著就要往周荷嘴上抹。

胭脂什麼的,周荷也隻是出嫁的時候才抹過而已,小姑子要給她抹紅紅的口脂,她還有些不習慣,腦袋往後躲。

“大嫂彆躲呀……”夏遙放下裝口脂的罐子,用手托住了周荷的後腦勺,不讓她往後躲,動作輕柔,一點一點地將口脂在周荷唇上抹勻。

周荷的一張花瓣唇,頓時變得又紅又潤,唇微微張著就宛如那豔麗的山茶花瓣,一張臉也變得生動,有氣色起來。

“哇……”夏晴晴張大了嘴,覺得嘴巴紅紅的阿孃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好看。”夏遙笑眯眯地說。

周荷覺得臉熱熱的,也不好意思問,真的嗎?

“我們說了,嫂嫂怕是不信,不如嫂嫂回房照鏡子瞧瞧,這個就給嫂嫂了。”夏遙把口脂罐子蓋上塞進了周荷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