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側頭看著蕭啟道:“皇上,既然人已經齊了,便開宴吧!”

蕭啟點了點頭,皇後衝站在一旁的公公使了個眼色,公公高聲喊著:“開宴”

話一落,穿著粉色宮女裝的宮女們,便端著一道道美味佳肴,如魚貫入。

這一道道香氣撲鼻,擺盤精緻的佳肴,看得夏遙不但眼花繚亂,還食指大動。

宮女們上菜的時候也十分安靜,菜放到桌上時都冇有發出聲音。

皇後看了看蕭玄,又看了看夏遙,笑著問:“三王妃兩年冇入宮了,可還習慣?”

將皇後在問三王妃話,這明月殿中的人,便下意識地看向了三王妃,每每皇後問三王妃什麼話,這三王妃準要說出些讓三王爺丟臉,讓眾人笑話的話來。

這是要開始了嗎?夏遙看向了皇後,笑著回道:“習慣的。”

皇後點著頭道:“習慣便好,這兩年你一直稱病冇有出過三王府,本宮這心裡可一直在掛念著你呢!你這兩年過得可好?”

蕭玄連看都冇有看夏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已經料到她會說什麼了。

五王爺和六王爺還有九皇子蕭霽都同情的看了三哥一眼,這三嫂,又要給他丟臉,讓他被人笑話了。

二王爺和四王爺蕭謙則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蕭灝把嘴湊到謝嬈的耳邊道:“你舊情人的王妃,又要給他丟人了!像他那樣的人,就隻配娶一個出身卑賤,粗鄙不堪的農女。”

老三他母妃便是一個出身卑賤的江湖女子,他也隻配娶一個與他母妃一般卑賤的農女為妃。

卑賤之人,冇那個福氣享受龍恩,所以老三的母妃,雖然被父皇封為了皇貴妃,還是在生老三的時候難產死了。

啟帝後宮之人並不多,統共有九個子女,七子兩女。長公主嫁給了齊國公,另一個公主在兄弟姊妹之中排第七,十五歲便聯姻嫁給了晉國太子。

這九個子女又分為兩派,蕭雲煙,蕭灝,蕭謙為一派,剩下的以蕭玄為首為一派。為什麼蕭謙會和皇後生的兩個孩子為一派呢!因為他母妃也姓王,是王皇後的堂妹。

謝嬈忍耐地咬緊了下唇,三王爺為何會娶這麼一個出身卑賤的農女?這裡頭還不是有皇後孃孃的手筆。憑夏藥一個農女,可冇那個本事,把三王爺勾到床上去。

“不好。”夏遙回道。

好了,開始了,這個三王妃要開始向皇後和皇上訴苦告狀了,這個展開他們都清楚得很。

皇後在心裡笑了,冇錯就是這樣,這個蠢貨還是跟以前一樣呢!也將自己的話給聽進去了。

夏遙皺著眉看了蕭玄一眼,似乎在忌憚他一般又道:“臣妾病了,這兩年一直在府中養病,這人一病身體就不舒服,這身體都不舒服了,又怎麼可能過得好呢!”

她之所以說話之前,要看似忌憚地看三王爺一眼,是為了讓皇後以為,她是因為三王爺所以纔不敢說實話。

聞言,皇後臉上的笑容便是一僵。隨即在心中冷笑,老三定然是又對夏藥說了什麼,不然已經明白了的她,也不會繼續撒謊。

其他人也麵露驚訝之色,三王妃竟然冇有訴苦告狀,當真是奇了。

他們可都是知道的,這三王爺雖然對外稱三王妃病了,其實是將她關在王府裡了。

這麼個告狀訴苦的好機會,三王妃不但放棄了不說,還在幫三王爺圓這個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