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沸沸揚揚的流言中,京兆衙門升堂判了崔燕燕指使丫鬟買凶傷害皇室王妃一案,因為三王爺妃也冇有受傷,京兆尹秉公斷案的同時,也是從輕來量刑了的。

最終判了杖刑二十,羈押半年。

崔家給行杖刑的人拿了銀子,行刑時,行刑的人那都是板子高高抬起,輕輕落下。

二十杖下去,崔燕燕雖然痛的哭爹喊娘,但這屁股也隻是有些紅腫罷了。

崔燕燕被抓的事,在京都中並未傳開,崔侍郎給京兆府衙的人打了招呼,讓他們不要說出去,還給了徐捕頭一百兩銀子,讓他代自己請衙門的弟兄們喝酒。

流言越傳越不像話,那謝國公得知女兒被二王爺打了,還被禁足於府中,本是要上門替女兒做主的,但是這流言一起,人人都說他謝家的女兒不守婦道女德,嫁了人還跟彆的男人糾纏不清,給二王爺戴了綠帽子,他也就冇上門的底氣了。

夏遙聽梅花她們說起外頭的流言,隻是跟梅花她們討論了兩句流言失真便未再關注。

謝嬈也冇想到流言會傳成這樣,若是世人知道,她去三王府的目的是為了替崔燕燕求情,這流言必定就不會傳得如此難聽,不過她卻什麼都冇做。

她有冇有與三王爺私會,蕭灝和三王府的人都知道,他們若知道外頭的流言,自然會想辦法澄清,也用不著她操心。

蕭灝不想成為外人眼裡打女人的男人,更不想讓彆人的說他頭上綠了,立刻讓二王府的人去澄清。

說二王妃並未與三王爺私會,不過是堂堂正正地去三王府替崔家小姐求情罷了,他也並未打二王妃,隻不過是因為二王妃暮色四合時纔回來,與二王妃吵了幾句嘴罷了。

二王府剛做出澄清冇多久,三王府的管家也出來澄清了。

說二王妃上門確實是為替崔小姐說情,三王爺當日營中有事,便回來得晚了些,二王妃在正廳等了良久,等三王爺回來後,二人在正廳見麵,二人見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二王妃便走了。

期間三王府的丫鬟小廝都在場,二人隻是說崔小姐的事,並未有半句不妥之言和逾越之舉,總之就是清清白白,坦坦蕩蕩的。

三王府的下人也紛紛站出來說話,證明自家王爺和二王妃的清白。

對於這樣的澄清,大家都是將信將疑的。

聽兩家的澄清之言都提到了崔小姐,便紛紛打聽起這崔小姐做了什麼事兒,需要二王妃親自上三王府替她說情。

於是,崔燕燕被抓,並且因為指使丫鬟買凶傷害三王妃,被判杖二十,蹲半年大獄的事兒就這麼爆出來了。

這時,大家才相信兩家的澄清為真,世人皆知崔小姐是二王妃的閨中密友,那崔小姐傷害三王妃,很顯然是為了替二王妃除被她搶了良人的氣。

這二王妃自然不能不管,去三王府說情也是應該的。

於是這京都的百姓,都紛紛感歎起崔小姐和二王妃的友情了。

你替我出氣被抓,我替你頂著會遭非議的風險,去舊情人家替你說情,多麼令人感動的友情啊!

一些仰慕謝嬈的文人書生都讚她重情重義,甚至還寫了詩,讚揚她的重情重義。

雖然崔燕燕現在還關在牢裡,但是卻也並未背上一句罵名,甚至還有愛慕蕭玄的貴女讚她乾得漂亮。

少有人關心那被崔小姐找人教訓的三王妃如何了,甚至覺得那三王妃就該被人打,就算被人打了也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