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雲身體一抖睜開了眼睛,一臉茫然地看著站在她麵前的三王妃,她是睡著了嗎?

她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問了她些問題,但她又想不起自己在夢裡都回答了些什麼。

一身玄色錦袍的蕭玄在捕頭的帶領下,走進了審訊室。

“拜見三王爺。”裴少尹和徐捕頭連忙上前行禮。

小雲有些恍然地站了起來,衝三王爺屈膝行禮。

他來做什麼?夏遙看著蕭玄皺了皺眉。

“無需多禮。”蕭玄抬了一下手,越過裴少尹他們的頭頂,看向了夏遙,她皺著眉,似乎不太樂意看到他來。

蕭玄向裴少尹問了案子,裴少尹將案子細細的與他說了,一聽到三王妃是被錦衣衛所救,蕭玄便擰起了眉。

在裴少尹說完後,還問了一句:“那個錦衣衛叫什麼名字?”

裴少尹對顧星雲的印象很深,畢竟他長得很好看,以為三王爺是要向人家道謝呢,便如實回道:“叫顧星雲。”

蕭玄看向了夏遙,眉頭擰得更緊了,上次救了她,讓她看得移不開眼的錦衣衛,就叫顧星雲。

夏遙被他看得一臉莫名,眼珠子朝上,給了他一個白眼。

“這丫鬟方纔已經招供,是崔侍郎家的崔燕燕小姐,讓她找人教訓三王妃的。”裴少尹看著三王爺道。他告訴三王爺此事,是想看三王爺想如何處理,萬一這三王爺想要與崔傢俬下和解呢!

若是私下和解,自然是更好,大家都輕鬆。

崔燕燕?那似乎二王妃的閨中蜜友,他以前便瞧見二王妃常和她在一起,她會做這樣的事兒估摸著也是因為二王妃的緣故。

小雲驚愕地抬起頭,她什麼時候招供了?

“我冇有招供呀!你彆胡說。”小雲大聲否認。

“本官可冇胡說,方纔你已經招供說是你家小姐讓你找人教訓三王妃的,我們可都聽到了。”裴少尹指了一下審訊室裡的其他人。

小雲看向的提她出來的徐捕頭,後者點了點頭。

她又看向了三王妃的丫鬟,梅花不但點了點頭,還壞心眼地說:“你還說了,你家小姐讓給周侍郎遞情書和荷包的事兒。”

“對了,你那麼討厭小紅,小紅她知道嗎?”梅花歪頭眨著眼睛問。

小雲如遭雷擊,瞳孔放大,她什麼時候把這些事兒都說出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腦子成了漿糊,整個人都淩亂了。

“怎麼回事?”蕭玄看了一眼不承認自己招供的小雲,看著裴少尹問。

裴少尹看來一眼三王妃道:“下官也不知道三王妃用的是什麼法子,反正就是這丫鬟盯著三王妃的墜子,在三王妃的問話下睡著了,然後三王妃問什麼她就說什麼,就全都說出來了。”

這事兒太奇又古怪,他都有些懷疑這三王妃是不是會什麼巫蠱之術。

“那叫催眠。”夏遙道,“是以人為誘導的方式,讓人進入類似睡眠又非睡眠,意識恍惚的心理狀態,被催眠者的自主判斷和自主意願行動會減弱或者喪失,這個時候就可以問她,任何她知道的事。”催眠也是一種治療手段,不過被她用在了讓犯人招供上。

夏遙會這麼詳細的解釋,是因為她不想被人當成是會巫術的巫女,她對小雲用的催眠,在古人眼中幾乎近妖了。

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東西?蕭玄十分驚訝,“這也是你那個傳女不傳男的外祖父教你的?”

夏遙扯了扯嘴角,“王爺真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