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入地牢,一股發黴發臭的味道就撲麵而來,夏遙擰眉用袖子掩住了口鼻。

梅花第一次來地牢,對地牢充滿了好奇,還冇開始觀察地牢呢!就快要被地牢裡難聞的氣味給勸退了。

她掏出帶著香味兒的帕子,攤在手心,用帕子掩住了口鼻。

光這牢裡的味道,她就覺得關在裡頭的犯人挺遭罪的,這可不是人待的地兒。

裴少尹和徐捕頭走在前頭,裴少尹回頭說了一句:“這牢裡的氣味兒不大好。”

捂著口鼻的夏遙:我已經感受到。

地牢昏暗,饒是擺攤,牆壁上的油燈都點著,發著微弱的光亮。

夏遙她們先到了審訊室,審訊室有長案和凳子,牆壁上掛著不少的刑具,但大多都生了鏽,落了厚厚的一塵灰,可見是久未使用了。

牢頭搬了椅子放在案旁,裴少尹讓夏遙坐椅子,他則是坐在了長案後。

他是聽徐捕頭說,這三王妃有辦法讓小雲將崔小姐供出來,特地來見識見識的。

那小丫鬟嘴可硬得很,他昨天凶也凶了,嚇也嚇唬了,還餓了大半天和一晚上,她都冇有鬆口,一口咬死,是她看三王妃不順眼,臨時起意,收買混混收拾三王妃。

還說,她自己是大丫鬟,在主子麵前得臉,賞錢多,所以纔有那麼多銀子收買混混。

徐捕頭去將牢裡提小雲出來,還冇見人出來,夏遙便聽見裡頭,有很多人在喊“冤枉”。至於是真冤枉,還是假冤枉,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處是女牢,聽聲音,這牢裡的女囚還不少呢!

小雲見捕頭打開牢房讓她出去,知道這又是要審她了,乖乖地走了出去,去審訊室的路上,一直在給自己坐著心裡建設。

衙門的人審人還挺嚇人的,昨日她差點兒就冇受住驚嚇把大小姐給說出來了。

走到審訊室,見那大人案邊坐著的女子,小雲怔了一下,三王妃竟然來了。

她咬著唇在心裡對自己說:不管誰來,我都是不會鬆口的。

梅花狠狠地瞪著小雲,就是她收買混混傷害她家王妃的了,瞧著這麼老實的一個小姑娘,心眼兒咋就這麼壞呢?

小雲走到案前識相跪下,垂著頭不說話。

“你就是收買混混的人?”夏遙打量了跪在地上的小丫環一番,出聲問道。

小雲:“……”以沉默迴應,該說的昨日都說了,現在不管彆人問她什麼,她隻要不開口就是了。

見冇反應,夏遙揚了揚眉,“你想出去嗎?”

這下小雲抬起了頭,夏遙繼續道:“隻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兒我就放你出去。”

小雲戒備地看著她,心想這三王妃多半是想讓她把小姐給供出來。

“放心,不是審問,隻是需要你盯著我這條鏈子的玉墜看一會兒而已。”夏遙把懷中的項鍊掏出,食指纏繞著鏈條,手一鬆玉墜便掉下懸在空中,來回晃了晃。

小雲眼中的戒備,轉為了懷疑,盯著墜子看也不會少塊肉,若是這樣真的就能放她出去,那自然是極好的。

“當、當真?”小雲遲疑地問。

“我發誓。”夏遙伸出三根手指發誓,“案是我報的,隻要我撤銷報案,你就可以被無罪釋放。”說完看向了裴少尹。

裴少尹不知道這三王妃葫蘆裡賣什麼藥,但還是配合地點著頭說:“冇錯。”

小雲猶豫了良久,“好。”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