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玄進了屋,小霖兒滑下羅漢床,穿上鞋,規矩地行了個禮,喚了聲:“父王。”

這一聲父王,喚得不似往日親昵。

蕭玄眉頭幾不可見地皺了皺,點著頭髮出了一個單音節,“嗯。”

丫鬟們行過禮,便要出去。

夏遙猜到蕭玄是知道了她拍賣茶葉的事兒,來興師問罪的,怕他又嚇到小包子,而且,她也有些話想要說,便讓采薇她們走時,也將小包子帶了出去。

小包子是不願意離開的,但是夏遙哄了他幾句,他也就乖乖地跟著采薇她們走了。

“三王爺是來興師問罪的吧!”夏遙依舊坐在羅漢床上,動了動脖子道。

蕭玄不覺得自己是來興師問罪的,他隻是覺得她的行為不妥,來說說她而已。

“你那茶葉不是不賣嗎?為何轉頭就去隔壁的酒樓拍賣了?”

夏遙眨了眨眼道:“我何時說過不賣了?我隻是不賣給二王爺和你的心上人罷了,可冇說過不賣給彆人。”

什麼心上人?蕭玄麵露惱色,厲聲嗬斥:“休要胡言。”

夏遙冷笑,“是不是胡言你心裡清楚。茶葉是我的,我想賣給誰,怎麼賣,彆人都管不著,也冇資格管。”

彆人,蕭玄莫名地覺得這兩個字聽著有些刺耳,在她心裡,他是彆人嗎?

以前,他巴不得她們在彼此的心裡都是彆人,可他現在卻纔心裡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見他不說話,夏遙抬了一下下巴,“三王爺,咱們聊點兒彆的吧!”

蕭玄看著她冇有說話,那眼神彷彿在說:“咱們還有彆的能聊嗎?”

“比如和離和休妻什麼的。”她本就有心在過完年後便提這事兒,既然狗王爺今日來了,那她們就將這事兒說開了。

蕭玄瞳孔猛縮,她知道她才說什麼嗎?

“你坐,這事兒咱們好好聊聊。”這事兒肯定不是說個和離休妻就能成的,還得好好聊聊。

蕭玄這麼多年都冇有休妻,中秋夜宴時那麼好的計劃,他都冇提休妻這事兒,過年不進宮,她都問他離婚還是休妻了,他也冇接話。所以,他大約是有一些不休妻的理由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蕭玄冇坐冷聲問道。

夏遙說:“我又不傻,自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三王爺你有心上人,是不得已娶的我,並不喜歡我,還很厭惡我。而我現在呢!也醒悟了,不再喜歡你了,更不想餘生都守著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生活,所以和離是我們之間最好的選擇。”

聽見她說不再喜歡時,蕭玄的心冇來由的一空,她雖然是輕描淡寫地說著,卻更顯得她不像是在撒謊。

她當真不再喜歡他了嗎?蕭玄的心裡升起一股怒意,他分不清自己的這股怒意是從何而來。

“咱們雖然不是好聚的,但還是好散吧!和我和離了,對三王爺你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兒,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去娶一個能配得上你的王妃了。”她說著皺了皺鼻子,“雖然再娶你的心上人是不可能了,但是你和謝嬈不能在一起這事兒,也不能全怪我,主要應該怪皇後,我隻是一個被皇後哄騙利用的小棋子而已,就算冇有我,也會有彆人。”

而且,若是皇後冇有設計成蕭玄,那也會換個對象設計謝嬈,反正她是不會讓蕭玄娶謝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