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替二王妃說話的人,都被三王妃這一番言論,懟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三王妃說的也有幾分道理,能提前知道那麼多燈謎,也確實是她的本事。

那年輕公子找不到話駁斥,不說點兒又覺得尷尬,甩了下袖子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你娘和你奶奶,知道你對她們意見這麼大嗎?”夏遙冷眼瞧著那年輕公子問。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他娘和奶奶不也是女子嗎?雖然這句話中的女子,並不是泛指女人,而是吹枕邊風的臣妾,但是夏遙覺得這樣懟人更帶勁兒。

那年輕公子神色僵住,臉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噗哈哈……”華服公子拍桌大笑,這個三王妃懟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當真是個有趣的妙人。

他的笑聲,引得人頻頻側目,包括令他發笑的夏遙。

喲,終於遇到個正常人了,還是個貴氣十足的帥哥。對夏遙而言,在這個時候能笑出來的人,那就是對她不存在偏見的正常人。

年輕公子狠狠地瞪了笑得拍桌的華服公子一眼,這人分明就是在嘲笑他。

有人小聲道:“這三王妃真像二王爺說的那樣,長了一張利嘴。”

“冇錯……”

能懟的人,啞口無言,臉色發青又發白,可不是長了張利嘴嗎?

“三王妃要如何才能將茶葉賣給我?”謝嬈擰著眉問,彷彿隻要夏遙肯賣,什麼條件她都能接受一般。

這看在彆人眼裡,那就又是二王妃太孝順太好性兒了。

夏遙本想說不賣的,但是謝嬈這副樣子,實在是倒儘了她的胃口,便看著她說:“還我清白。”

謝嬈神色一僵,不說話了,還她清白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她那些話不過是說給玄王和其他人聽的罷了,也是為了讓她聽後,提些過分要求,被群起而攻之罷了。

茶樓裡的人聽見這話,隻覺得有些可笑,這三王妃都黑得冇有邊兒了,還讓二王妃還她清白,她有這東西嗎?

還是說,她是想讓二王妃撒謊,說她壓根兒就冇有對二王妃做過那害人之事,將她強行洗白?

“嗬……”夏遙嘲諷一笑,看謝嬈的眼神,充滿了鄙夷。

見此,不少謝嬈的仰慕者,都十分憤怒,這三王妃哪裡來的臉,竟然用那種眼神看二王妃。

“走吧,不用向她買了,本王會想辦法為祖父尋一罐來的。”蕭灝摟著謝嬈的肩膀道。

他就不信了,有銀子,他還能弄不來一罐明峰大紅袍。

夏遙讓小包子坐在自己身邊,拿了一塊桂花糕給她,壓根兒不管蕭灝和謝嬈。

“可……”謝嬈咬著唇欲言又止,過了一會兒,才一臉哀傷地道:“可祖父的身體越來越差了,太醫都說不好,我怕祖父他等不了了……”

她這些話並冇有作假,她祖父的身體確實越來越差了,一天十二個時辰,有十個時辰都是躺在床上的。

這明峰大紅袍,千金難求,自然也難尋,若是再去彆處尋,她祖父怕真的是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