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住口。”蕭霖大喊道,“我母妃冇後害二皇嬸,是唔……”

察覺到他意圖的蕭玄,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他一抬頭便對上了父王那雙含怒的眼睛,頓時嚇得瑟縮了一下。

蕭灝和謝嬈見蕭玄捂住了蕭霖的嘴,緊張的神色頓時緩和,雖然就算蕭霖說出了真相,他們可以說他是小孩子不懂事兒,在胡說八道,自然不會有人相信一個孩子的話。

但是這心虛的人嗎,總是會更容易緊張的。

蕭玄捂著兒子的手,冷聲警告道:“不要亂說。”

真相已經被父皇勒令蓋下去了,霖兒這個時候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來,傳了出去,這大齊子民又會如何想當今天子?

蕭霖嚇得臉色慘白,小小的身子僵住了,心裡涼涼的,有一種叫做失望的情緒,從心底湧了出來。

夏遙氣憤地瞪著蕭玄,小包子哪裡亂說了?他說的本來就是事實,為了他那白月光的醜事不被爆出來,又嚇到了親兒子,他可真是個好爹呢!

蕭霖喊聲雖大,但他到底隻是個五歲的孩子,所以也並未引起幾個人的注意。

采薇等人,一臉詫異地看著王爺和小世子,小世子亂說什麼了?王爺為何要捂小世子的嘴?表情還變得那麼嚴肅,都嚇著小世子了。

夏遙伸手把和蕭玄坐在一起的小包子扯到了自己身邊來,蕭玄也鬆開了捂住他嘴的手。

夏遙將小包子抱在懷裡,親了親他的額頭,摸著他的臉安慰道:“你是一個三觀很正的小朋友,母妃很高興。母妃冇事兒,你也不用替母妃做什麼,惡人自有天收,咱們好好看著就是了。”

謝嬈知道夏遙口中的惡人說的就是她,但她要是搭腔了,那就是對號入座,所以就算是被說成惡人,心中憤怒也開不得口。

“茶葉我不賣。”夏遙抱著小包子態度堅決地道。

“我祖父真的很想要一罐明峰……”

“你祖父想要一罐明峰大紅袍關我屁事?”夏遙直接懟道,“你自己冇本事,贏不到這大紅袍,就要逼著彆人硬賣給你嗎?”

“粗俗。”蕭灝冷哼道。

夏遙冷笑著瞥他一眼,“二王爺你不粗俗,你最脫俗,你連屁都不放,屎都不拉。”

說個屁,就粗俗了,好像他不會拉屎放屁一樣。

“你……”蕭灝被噎住了。

茶樓裡的不少人,都擰眉搖頭,覺得這三王妃當真是粗俗不堪。

隻一華服男子,“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覺得這三王妃的話,粗是粗了點兒,卻說得很有道理。

這凡人哪個不是要吃要喝,要放要拉的,哪個又不是俗人?哪個又能脫俗?

“要不是你提前知道那麼多燈謎的謎底,二王妃又怎麼可能會輸給你。”一個仰慕謝嬈多年的公子,忍不住拍桌而起,憤憤不平地指著夏遙道。

“就是,明明是你勝之不武,還有臉說二王妃冇本事,當真是大言不慚。”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夏遙冷笑著道:“我能提前知道那麼多的燈謎,那也是我的本事,勝就是勝,輸就是輸,勝者為王,不服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