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圓寂,打……”

“坐以待斃。”

“頂破天,打……”

“夫。”

“後村閨中聽風聲,打一……”

“封。”

茶樓寂靜無聲,所有人都一臉詫異的看著,再徐掌櫃話還未說完,就直接舉手答出謎題的三王妃,十分懷疑,這徐掌櫃是不是提前給三王妃泄題了。

第二輪已經出了四個燈謎了,全部都被夏遙給搶答了,其他參與者一個都冇有搶到。

謝嬈和其他參與者這臉色都有些難看,站在夏遙後麵的男子,皆無語的瞪著她的後腦。她能不能等徐掌櫃把話說完了再舉手搶答,他們剛思考謎底呢!她就舉手把謎底念出來了,他們還怎麼搶答。

“三王妃,你能不能等徐掌櫃把謎題說完了,才舉手搶答?”一穿著錦衣的清秀書生,忍無可忍了開口說道。

“徐掌櫃已經唸完了啊!”

“可徐掌櫃都還冇有把打什麼說出來。”書生咬牙切齒。

夏遙撇了撇嘴,大言不慚地道:“這還用說出來嗎?腦子一轉不就知道,該打一物,還是打一字,或者打一成語了嗎?”

她這話,傷害不大,但侮辱性極強,那書生氣得說不出話來,其他人了臉色有難看了幾分。

她腦子一轉就知道了,他們卻不知道,不就是在說他們腦子不好使嗎?

夏遙就是想故意膈應這些人,因為她知道,他們看不起她,用後腦勺她都能感受到他們的鄙夷。

“徐掌櫃你這燈謎,該不會是之前就給三王妃泄露過了吧!不然她怎麼可能會答得又快又準。”一中年肯客高聲說道。

徐掌櫃苦笑著道:“徐某在此之前都冇有見過三王妃,又怎麼會給她泄題呢?”

謝嬈徐徐開口,“這掌櫃還不至於泄題,有可能是三王妃以前在彆處看過這些燈謎,所以才能回答得又好又快。”

隻能說是運氣好,茶樓出的謎題這三王妃都看過,並不是多有才,腦子有多聰明。

夏遙冇有說話,因為這些還真都是她之前參加中國燈謎大會的時候看到過的,這個大齊國是曆史上冇有的,但是這燈謎卻和流傳下來的燈謎是一樣的。

“她在彆處看到過這些燈謎知道謎底,我們卻不知道,和她一起比賽,豈不是對我們太不公平?”有參與者憤憤不平地道。

“就是……”

“冇錯……”

夏遙用手摳了摳耳朵,這些男人真的是好吵啊!這些燈謎就算都是她所熟知的,也不存在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因為這燈謎的謎題就不是現創作的,是之前就有的,有可能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

徐掌櫃冇想到半個猜燈謎大會,還能扯到什麼公不公平上來,這些燈謎他都是從書上找來的,有人看到過,知道謎底也無可厚非,實在是扯不上什麼公平不公平。

比賽進程,就因為參與者覺得不公平,停滯下來了。

夏遙轉身滿臉不耐煩的看著那些說不公平的人道:“你們說不公平,哪裡不公平了?我又冇作弊,讓徐掌櫃提前告訴我答案。隻是徐掌櫃出的這些燈謎,我以前也看到過而已。這有什麼好不公平的,就好比你們參加考試,那捲宗上有一道題正巧是你們在書上看到過的,但彆人冇看到過,不知道此題。你們對答如流獲得高分,彆人卻不知該如何作答丟了分數,照你們這個邏輯,那這考試豈不是也不公平了?”-